•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抵達戰場
        而此刻,許陽正在沙漠中爆射,他的速度比十星老想象的要快得多,已經逼近天溝瀑布!

        “嗯?”

        就在此時,許陽感知到天溝瀑布外圍的能量封鎖減弱,他能夠感知到自己留在天溝瀑布內的幻星之力了!

        嘶啦!

        心念一動,許陽立刻在原地消失無蹤,出現在了天溝瀑布內!

        入眼的是滿目瘡痍,天溝瀑布已被戰斗毀的不成模樣,盡管戰斗開始的快,結束的也快,但修士們的實力太強了,簡單的戰斗過后,天溝瀑布幾乎淪為廢墟。(手機閱讀請訪問)

        在天溝瀑布當中,吳勇、禹劍星、秋紅月、宮曉南以及獸人族的二十名天才修士全部身負重傷,一個個火紅Se的氣泡將他們包住,懸浮在了虛空!

        那氣泡內的能量正在吞噬他們。

        除此之外,天溝瀑布再無他物,陳周健的氣息已經消失無蹤。

        這里距離戰神閣外很遠,過于遙遠的距離讓許陽無法直接溝通陳周健的氣息。

        “許,許大哥,你快走,別管我們。”

        秋紅月已經身受重傷,見許陽到來,她艱難的發出了虛弱的聲音,這恐怕也是在場之人想說的話。

        他們現在的處境非常尷尬,許陽要么看著他們被能量吞噬,要么觸動氣泡,直接引爆。

        無論如何,他都要親自看著自己的朋友們死去。

        秋紅月、宮曉南、禹劍星和吳勇都非常了解許陽,許陽重情重義,要許陽面對這種事情,那對許陽的打擊將非常巨大。

        他們不愿許陽承受這些,所以希望許陽離去。

        許陽緊緊的鎖起眉頭,魂魄之力早已感知到了那些氣泡的特殊,對于秋紅月的話他不聞不問,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也不可能離開!

        “留你們一口氣,布下這些氣泡,就是為了向我示威嗎?”

        許陽的拳頭緊了緊,雖然沒有親自經歷這場戰斗,但敵人的做法就是在挑釁他,在向他示威。

        無聲無息的潛入戰神閣,重傷自己的朋友,帶走陳周健,還留下這些氣泡試圖讓許陽陷入絕望之中,打擊許陽!

        無論敵人是誰,他已經徹底激怒了許陽,許陽絕不會輕易放過他!

        “我會救你們,我還需要你們提供敵人的信息。”

        許陽深吸一口氣,并沒有放棄的意思。

        “許兄,這氣泡你一旦用外力破除,他就會自爆,不單單我們Xing命難保,也會傷到你!”

        “神族的人剛剛帶走流星至尊,現在追擊還來得及,再晚怕就追不上了。”

        禹劍星強行提起一口氣,勸說許陽。

        “他們炸不了。”

        許陽眼眸一凝,紅Se的電蛇突破破空而去,同時殺向了這些氣泡,那是屬于五爪雷龍的力量!

        許陽的魂魄之力感知的清楚,這些看似氣泡的東西,其實是一種土元素的力量,使用其他外力的話,這氣泡的確會炸開,而且力量不小。

        但是使用雷屬Xing的力量則截然不同!

        土元素的爆炸之力遇上雷元素的力量,會自然而然的失去效果。

        許陽可是天界戰神,經歷過無數的戰斗,什么樣的敵人沒見過?

        在他強大的魂魄之力面前,偽裝起來的力量無所遁形,看似無法破除的力量,在許陽眼里一文不值!

        砰砰砰……

        果不其然,雷蛇破開了所有的氣泡,卻沒有一個氣泡能夠炸開,所有氣泡都消失于無形,眾人因此得救。

        “許兄,還是你有辦法。”

        禹劍星等人苦笑一聲,獸人族的修士們則如逢大赦,對許陽的能力更加佩服了幾分。

        但此時他們又無比的不甘,面對神族的修士,他們竟然連絲毫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曾經他們認為自己已經有了一定的戰斗力,但是現在他們才明白,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他們脆弱的不堪一擊。

        獸人族的修士中,不少人都流下了不甘的淚水,他們甚至在懷疑,自己這么修煉下去是否有用。

        “輸便是輸了,修士的世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沒什么大不了的。這回輸了,就更努力的修煉,直到強過敵人為止。”

        “收起你們可憐的淚水,那是你們的軟弱,我不想第二次看到。”

        許陽怒斥了獸人族的天才修士們,他無比冷酷,既然要接受他的訓練,就要承受這種力量不足的無奈。

        妥協、迷惘什么的,那都是不存在的,在許陽眼里,就要越挫越勇,那才是修士!

        獸人族的天才們感到很委屈,他們險些丟掉Xing命,沒有得到安慰,卻得來了一通訓斥。

        但是此時沒人反駁,或許正如許陽所言,他們必須要變的更強。

        “吳勇,你的防御最強,應該還能正常表達吧?說說敵人都是些什么人,本領如何,是如何悄悄潛入西域圣城的。”

        許陽沒空浪費時間,他的視線直接落在了吳勇身上,此時此刻他需要敵人的信息。

        “是來自神族的修士,他們的服侍統一,只是胸口繡著的星星數量不同,一共九人。”

        “他們沒有露面,應該是神族中資歷極老的至尊,實力絕非普通至尊能夠比擬的。”

        “他們的壽元應該都快耗盡了,是利用符文,開啟空間之門,直接進出西域圣城,具Ti不知道是什么手段。”

        “封鎖天溝瀑布的是胸口繡著五星的修士,打傷我們的修士胸口有六顆星。負責下令和掌控局勢的是十星修士。”

        吳勇本身不善于表達,他只能將自己所看到的盡可能清楚的表達出來。

        “看樣子還有人在戰神閣外接應,這些應該是神族老一輩的修士,端木輝煌這招暗度陳倉果然厲害。”

        “帶走流星至尊,就是為了靈泉,為了增加他本身的壽元,我絕不會讓他如愿。”

        許陽深吸一口氣,掃了眼眾人,道“你們在這等待,很快會有援軍來救助你們,我先走一步!”

        許陽顧不得重傷的眾人,他們都不是泛泛之輩,一定能夠堅持住,許陽現在要做的就是追上敵人!

        “許兄,一定要奪回流星至尊,不能讓戰神閣被砍扁了!”

        “許大哥,小心!”

        “許閣主,一定要為我們報仇!”

        許陽飛射而去,吳勇等人全都發出了最后的吶喊。

        這一戰實在是太憋屈了,他們無能為力,只能將希望放在許陽身上!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