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能拿!!!
        瞧見奎木狼的舉動,楊任心里生起了一絲后怕。(♀)實際上這奎木狼跟狼人是同一種族,所以在狼族進攻天庭時,才會背叛天庭,串通狼族,毀滅了天庭!

        幸好這奎木狼魂經過煉靈,受到被楊任意念的控制,否則,在狼人出現后,它很有可能反噬主人。

        “回來!”楊任手握凝魂丹,伸手向奎木狼一招,下一刻,奎木狼那龐大的身軀自動向楊任這里飛來,在飛行的過程,身軀越來越小,最后變成一根線條,鉆入了凝魂丹里面。

        之所以把奎木狼收起來,是因為楊任擔心奎木狼受到狼人的蠱惑,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把凝魂丹收妥之后,楊任霍然起身,化作一道長虹,向霍羽焰那邊飛掠而去。因為他看見,連云屯被奎木狼擊敗之后,并沒有逃上毗廬峰,而是在中途調轉方向,向霍羽焰所在的山頂沖去。

        連一個境界較低的狼人都對付不了,再加上這位七級超人,霍羽焰肯定會吃大虧,不用考慮都知道其結果,楊任一手握劍,一手拿錘,毫不猶豫沖上山頂,為霍羽焰助戰。

        對于正在煉藥的龍紋鍋,楊任很是放心,對方只有兩人,眼下兩人馬上就合兵一處,還有誰能對龍紋鍋搗亂?而且剛剛向鍋底添加了天凌草,足可再燃燒七八分鐘,這七八分鐘內,戰斗一定可以結束,及時回到此處添火。

        假如對方是另外的敵人,楊任完全可以把奎木狼釋放出來,讓它去幫霍羽焰,這樣最簡單,最快捷,但是鑒于奎木狼跟狼人是同族,剛才又沒有追擊連云屯,一種隱隱不安浮現楊任心中,擔心奎木狼到兩公里之外會失控,所以他才決定親自出手。

        對于此刻的楊任來說,沖上兩公里之外的山頂,如履平地,只需幾秒鐘就到,跟近在眼前沒有什么區別。

        快到山頂時,只見風夜吼正在對霍羽焰展開凌厲攻勢,一爪震得后者向山下倒飛。

        楊任大怒,在離風夜吼還有百米開外,左手一甩,將震元錘拋了出去。

        “錘星貫日!”震元錘化作一道黑Se流光,直奔風夜吼的胸口射去,假如被這錘子砸中,哪怕強悍如風夜吼,也會被砸得透穿胸口。

        當然,作為一名六級巔峰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人一錘子砸中?那樣的話,實在太弱了!

        見錘子如同流星一般飛來,風夜吼身形在半空中猛然向后倒卷,錘子帶著強勁風聲,擦著他的胸前飛了過去,轟然砸在幾十米之前一塊巨石上,從那塊石頭上透了過去,激起滔天的粉塵碎石,向四周飛射。

        “這錘子果然厲害,不過它現在是我的了!”風夜吼獰笑一聲,快速沖向錘子落地之處,畢竟他離錘子的距離比楊任近多了,自然先一步到達,俯身撿起錘子,臉上浮現繳獲戰利品的狂喜之Se。

        “不能拿!!!”此刻連云屯已經飛奔到了這座山頂,見風夜吼撿起錘子,急忙高聲大呼,意圖制止!但是他的制止還是慢了一拍!

        “進去!”楊任抬手遙指錘子和風夜吼,嘴里輕叱一聲。

        下一個,風夜吼接觸到錘子的手肉眼可見地變細,變成了面條狀,隨后,他整個人都身Ti都縮小了,最后全部被拉入了錘子中。

        “啪嗒~”失去支撐的錘子,跌落在地上。

        把風夜吼裝進去的下一秒鐘,楊任后悔了,因為他猛然想到任朝東還在錘子世界,風夜吼被裝進去后,一定狂瘋暴怒,任朝東哪能承受得了六級超人的怒火?

        所以楊任跑上山頂之后,扭轉身形,向著錘子那里狂沖而去。

        “夜吼!”連云屯嘶聲裂肺地大叫一聲,目中噴出熊熊怒火,恨不得把楊任撕碎!

        “瘋狼屠獅!”連云屯縱身一躍,跳起在半空中,手中出現一把利劍,居高臨下劈向楊任的頭頂,這一劍帶著無窮的戾氣,似乎能劈開泰山!

        到了這個時候,楊任無法選擇,不能退縮,也不能閃躲,只能凝聚一Gu強悍真氣到劍身之上,揮劍迎擊。

        “當~”雙方凝聚在劍身上的真氣被撞得寸寸碎裂,向四面八方逸散,最后兩把劍直接撞擊在一起,激起一聲震天動地的響聲,伴隨著火星向四面八方擴散,如同煙花炸裂一般。

        巨大的反震力,把雙方的手臂都震得發麻,不約而同的向后倒退。

        連云屯向后倒飛七八米,看向楊任的目光首次浮現起對后者本人的忌憚。這小子不簡單啊,怪不得盤虛空拿他沒有辦法!

        楊任本來倒退十米就會停止,但是他借著反震之力,倒退了二十五米,在倒退之中還拐了一個彎,直奔地上的震元錘而去。

        楊任那一連串舉動把連云屯看得目瞪口呆,心里說我也太強悍了吧,能把楊任震得那么遠,后來見楊任拾起震元錘,才恍然大悟,原來后者是故意向后倒退的。

        “這錘子對我沒有!”連云屯目中浮現深深的忌憚,因為他親眼瞧見風夜吼被錘子強行拉了進去,死活不知,不過他表面上還是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嘿嘿一笑道。

        沒有時間與連云屯墨跡,楊任再次將奎木狼釋放出來,并且以極其嚴肅的口吻命令道:“保護小焰,打死那個粗莽的家伙!”說著抬手分別指了指旁邊的霍羽焰和前面的連云屯!

        奎木狼看了看霍羽焰,又看了看連云屯,向楊任點了點頭,而后身形一竄,向連云屯沖了過去。

        “我去救任朝東,奎木狼拖住那狼人三五分鐘應該沒有問題,一旦有變故,立即使用如意兜!”楊任語氣急促地向霍羽焰交代了一番,而后意念一動,剎那間身形從原地消失,出現時在錘子世界的半空中,眨了眨眼睛,向四周掃視,尋找任朝東和風夜吼的方位。

        整個錘子世界空空如也,沒有任何人員,不見風夜吼,也不見任朝東,但是有鬼哭狼嚎和轟隆隆的聲響從黑樹林方向傳來。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