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412章 大敵幾多!
        “當然知曉。()”沈奇道。

        事實上,除去系統不算,他主要就是靠著青蒼道、幻殺道、九峰遺跡、神都遺跡四處副本發家,怎么可能不知道青蒼道、幻殺道之名?

        “那沈掌門可知道,這武道世界我元武星之外的天地又是何等模樣?”黃文熙再次問道。

        武道世界宇宙觀?這個只是沈奇曾聽系統隱約提及,還真不清楚,于是搖頭。

        黃文熙并不意外,而是敘述道:“故老傳說,元武星不過九環武道世界一個偏僻的星球,而之所以叫做九環,是因為這個世界的諸多星球是呈環形、帶狀分布,也不知是什么時候開始,有人將其從內到外分為了九環。”

        “因為每三千年,靈CHAO都會從九環的中心生起,所以越是靠近環內,靈氣越加充裕,并且充裕的時間越長。只不過,內三環靈氣不僅十分充裕,而且異常狂暴,普通生靈根本無法生存。中三環就不同了,不僅靈氣充裕,被靈CHAO覆蓋的時間長,且相對溫和,所以那里武道極為昌盛。”

        “真正強大的武道門派,其道場都是建立在中環,有些強大的門派占據不止一個星球。勢力強大到橫跨多個星球的門派,便不再以門、派、宗等稱呼,而是多以某某道命名,如青蒼道、幻殺道,等等。”

        “有些武道在中環占據的星球不多,只有屈指可數的幾顆,并不是那么富裕,便將目光投向了外環。我們外三環的星球雖然長期靈氣匱乏,相對貧瘠,并且彼此相距遙遠,虛空難渡,溝通困難,但每三千年寄存下來還是有不少好東西的。”

        “另外,中環的武道門派在外三環各個星球競爭很小,所以可以對多個星球予取予奪。于是,每三千年靈CHAO起時,便會有一些武道的大高手降臨,或是搜刮天材地寶,或是掠奪資質卓越的天才,使得外環星球三千年寄存的精華一朝而空!”

        “這些中環武道根據各自情況,掠奪外環星球時使用的手段各不相同。有蠻橫搶奪的,有培植本星球勢力暗中謀取的,還有留下分道場有意經營,等三千年時限一到大肆收割的。而根據我元武遺民的推測,靈隱派便是某個武道在元武星的分道場!”

        “三千年前,他們牽頭建立看似合理實則多方限制元武星統一與發展的武盟制度。多年來暗中操控,令各大門派明爭暗斗,靈CHAO一起更是斗得如血腥如獄,與養蠱無異!”

        “若是元武星有了本土的統一勢力,怎么會如此做?所以,靈隱派是決不會允許元武星出現大一統局面的。玄門只要想統一元武星,甚至說只要有這方面潛力,就必然會遭到靈隱派的打壓,乃至無情剿滅!”

        “而洪武王朝、元武王朝乃是元武星這萬年以內最著名的大一統勢力,殘余勢力乃至我們這些茍延殘喘的遺民代代都致力于真正的統一。如此,靈隱派怎么會不視元武余孽為眼中刺肉中釘?!”

        一番慷慨激昂的世界觀以及歷史講述后,黃文熙忽地露出似是嘲諷、又似是幸災樂禍的笑容,道:“現在,沈掌門該知道玄門與靈隱派是已經注定的大敵吧?有虛神丹煉制之法在手,玄門便是想退都不可能了。”

        說完,黃文熙便站在下面目光灼灼的看著沈奇。

        沈奇卻是思緒飄飛——黃文熙這一番言語雖然有點元武星“憤青”的樣子,但所說的不少事情應該都是事實。其他不說,就說李文曦的遭遇。那百花樓之前不就是種魔道在元武星扶植的一個為他們服務的本土勢力么?

        而類似于青蒼道、幻殺道這樣留下武道傳承遺跡的,對元武星的武者而言也未必都是好事。

        有了那些大武道遺留的神功,還有幾個武者會致力于鉆研原本誕生于元武星的武學?而這些武道遺留的武學現在學起來是痛快,但等將來踏出元武星,能不處處受制于人?

        他得到了幻殺道的傳承,相當一段時間內都不愿對《殺生十三劍》鉆研過深,不就是怕將來受制于幻殺道么?

        這放在他前世,就好像一個國家永遠從別的國家引入科技,并且引入的還是那種人家不要的,故意閹割了的科技,不能至于于自主創新,就注定了永遠只能追在別人屁Gu后面吃灰!

        而從他這些年的經歷來看,那些武道對元武星的種種手段顯然要比前世的一些例子還要險惡、丑陋得多!

        所以,用長遠目光來看,玄門與靈隱派這樣外來武道確實是大敵。

        思緒回轉,沈奇對上黃文熙灼灼的目光,又不禁問道:“那黃宮主是否知道靈隱派如今有無虛境?”

        “沈掌門覺得呢?”黃文熙微笑反問。

        沈奇恍然——靈隱派作為暗中控制元武星的其他武道分道場,怎么可能沒有突破到虛境的方法?而今青陽宗、紫薇閣都憑借虛神丹有了虛境,恐怕靈隱派不僅有虛境,還不止一個!

        念及此處,沈奇吐出一口氣,道:“黃宮主的好意我明白了,放心吧,我會對靈隱派有所防備的。另外,黃宮主也別對外宣稱投我玄門之事,只需暗中幫助就行。”

        “明白。”黃文熙點頭,“那在下便告辭了。”

        “請。”

        黃文熙走后,沈奇端坐在主座上,久久不語。

        因為李文曦懷上三命魔胎的事,他已經跟種魔道對上了;現在又因為虛神丹煉制之法以及玄門外來的發展,他可能還有與另一個武道對上;另外,孔深被他真魔印記控制后,曾言朱厭與邪極道有一定關系,所以將來他還可能會和一個邪極道產生瓜葛。

        這當真讓他有種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的感覺。

        想想也還真就是這樣,只要玄門自身發展強大了,來一個武道敵人和兩三個并無太大區別。而若是他與玄門不夠強大,一個種魔道就足以讓他陷入絕境了。

        走出議事大殿,沈奇當即來到東來閣,吩咐主管東來閣的弟子,召集蓬丘府各縣縣令來此。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