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同归于尽?
    0     陈禹心里也知道,自己确实有点低估了这一次来太微宗的凶险程度。(手机阅读)

        当然,局面的演变,也是多少有些不再预计之中。

        他本来的计划是用镜心道人的身份混进太微宗,再悄悄找到唐珞,将唐珞带走。

        虚冥宗的来袭,使得陈禹的计划落空,他因此不得不出手救唐珞。提前暴露不说,也因为唐珞遇袭一事,引来了道宏以及霜?#35828;?#20803;婴?#31354;擼?br />
        本来,陈禹的计划是,就算是在一位元婴修士面前暴露,陈禹也有一定的把握逃走……但现在,他成了好几位元婴巨擘关注的对象,更是被火云老祖像疯狗一样咬上!

        事情不可能一直都在计划之中,陈禹当然不会为此而懊恼什么,或者说后悔不该来太微宗这一趟。

        即便融合了龙魂记忆,但他本质上,其实还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既然年轻,那轻狂以及冒险,又算得了什么?

        “杀!”在那尊流转无尽火印,表面上有着金乌,麒麟,朱雀等等古老圣兽神兽浮雕的宝器火塔再次轰来时。陈禹左手持印,又一拳轰去!

        战龙印加上龙震鳞,再加上左手的宝器拳套。

        轰!

        这一拳,若桀骜战龙啸傲万古虚空。

        那些麒麟朱雀金乌的浮雕齐齐张开嘴,宝器火塔震荡着,无穷烈焰吞噬天地!

        这一次,火塔却被轰得?#29399;?#25968;百米。

        但相应的是,陈禹身上火焰再次流转,整个人狠狠撞在建木虚影上,摔在下方山峰上!

        山峰都震动了一下。

        通天建木虚影被火云压迫得一丈丈收缩,已是从百丈被压迫到了不足五十丈!

        陈禹身躯再跃起,嘴?#24378;?#34880;!

        “本座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34987;?#20113;老祖冷笑,再次结印,那镇圣火灵塔又一次轰过去。

        作为元婴中期的巨擘,他已是几乎没有什么保留,出动了全力!

        火云老祖,面对一个金丹期的,在其眼中如蝼蚁般的存在,却出动了全力……在此之前,这话说出去,整个昆仑墟都不会有人相信。

        素雪珑站在了一艘飞舟上,也是来到了附近,她的神Se显得十分复杂,一双清冷的美眸中浮现出一丝莫名的悲伤!

        就是悲伤……这个在莲云山上纵横无敌,碾压同境界最?#31354;?#30340;桀骜年轻人,在元婴?#31354;?#39069;的镇压下,徒劳无力。

        这种场面,似乎本该再正常不过,但却令素雪珑有种莫名的悲壮感!

        镇圣火灵塔,再度镇压而去。

        陈禹的身躯又腾空而起,衣服焦黑,嘴角鲜血更多,但他依旧是一拳!

        如龙桀骜,向着青冥虚空!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这一次,火塔又一次被拳头轰开,但陈禹的身躯坠落得更快!

        建木被压迫到仅剩十丈,建木所汲取的补充着陈禹的力量,在这时已不足最初的十分之一!

        “结束了!”那元婴期的?#24515;?#20462;士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道:“真是有意思的年轻人,?#19978;?#20102;……如果是我们太微宗的弟子就好了!”

        “确实有点?#19978;В ?#37027;?#38505;?#35828;道:“能将火云老祖逼迫到这个程度,当世无匹。如果他进入幻神海,只怕还真有机会踏足瑶台!”

        “?#19978;В?#36825;等人物,如果让他活着离开,将流毒无穷。就像虚冥宗的那些魔道贼子一样!”道宏哼道。

        ?#24515;?#20462;士摇头不已。

        陈禹又站起来,血染?#38470;蟆?br />
        火塔又飞去,撞向陈禹,不将陈禹镇杀当场决不罢休!

        但这一次,陈禹站起来后,却没有再飞起,而是看着令人绝望的镇圣火灵塔,淡漠的眼里闪过一丝决绝以及狠厉,忽然一个跺脚。

        山峰震动了一下!

        被压迫到极致的建木随着这一次跺脚而收缩,然后流光破碎,绕着陈禹飞舞。

        火云法相立刻趁势压下,要将陈禹完全压制!

        陈禹翻手打出一枚枚玉符。

        轰隆隆,这些玉符威力强劲,轰然爆发,化作金木水火各?#36136;鬤ing的力量迎着镇圣火灵塔狂轰?#24700;ā?br />
        每一枚玉符,都有着一击轰杀金丹修士之力。在各种力量疯狂炸裂中,镇圣火灵塔震荡不休,速度稍缓。

        而陈禹身似狂龙,挟着建木破碎所化流光,一拳轰在火塔上。

        龙震鳞!

        很难想象这一击的威力,在建木虚影破碎之后,陈禹在燃烧着精气神,明明在火云法相的压制下,却越发狂暴!

        轰!

        火塔剧烈震动,表面上的麒麟朱雀等浮雕居然扭曲起来,火塔被轰飞。

        这一次陈禹没有后退,也没有承受不住!

        “垂死挣扎!?#34987;?#20113;老祖冷笑。

        火云继续落下,眼看到了陈禹头顶,陈禹面容依旧冷漠,嘴里却发出?#32531;穡骸?#40857;吞天!”

        一拳吞天!

        他的法相,气血,灵气,乃至神魂都像是在燃烧,力量成?#23545;?#38271;。

        一记龙吞天打出之后,莫大的撕?#35835;?#20986;现,遮天蔽日的火云扭曲,其中所蕴含着的火?#33633;?#36947;符文赫然开始流散。

        龙吞天这一记上古龙神的仙武战技,本就有吞天之力,陈禹竭尽全力打出后,却是将法相撕扯破碎,使得法相中的火印符文开始被撕碎磨灭!

        “哼,死之前,还妄图削弱毁灭本座的法相,真是异想天开!?#34987;?#20113;老祖横空而来,一掌按下。

        这一掌按下,火系灵气滚滚,威势滔天,即便是陈禹燃烧着所有的力量,也显得无法再反抗!

        “哈哈!”陈禹却蓦地大笑,玄漠状态之下,他的笑声中,殊无多少情绪波动,但正因如此,才分外桀骜以及狂傲:“火云老狗,将我逼到这个地步,好好享受吧……荒古狂雷!”

        火系灵气滚滚,将陈禹淹没,火云法相挣破了陈禹的龙吞天一式仙武!

        无?#26579;?#24730;的气息在这时却突然出现。

        轰,陈禹脚下的山峰震颤着,一道道血Se的光柱忽然腾起,一共十二道之多,直冲虚空,瞬息千里。

        但惊悚的气息不是来自这些光柱,而是来自九霄云外的虚空!

        随着光柱冲入虚空,猛然散开,一道道符文流转着,汇聚成网,波及百里虚空。

        轰隆隆,那符文散开之后,令人无比心悸的气息猛然变得强烈,而后便见一道道青Se的雷霆被那些符文引动,蓦然出现,茫茫如暴雨倾盆,直落而下。

        火云老祖抬头看了一眼,瞳孔骤缩。

        “你要同归于尽?你他么的疯了!”这一次,火云气急败坏,翻手一拍。顿时,火印飞舞,化作火龙轰在被火云笼罩,身上已是燃着灵火的陈禹身上。

        陈禹气息开始迅速地衰落,整个人被火龙吞没,被火龙撞得抛下山峰。

        但在这时,陈禹却又勉强捏碎了一枚玉符。

        玉符勉强挡了一瞬后,他身躯滚落在地。

        火云老祖看一眼陈禹,猛然转身狂掠向太微宗方向……他知道陈禹还没有死,但那虚空中的雷霆暴雨落下,覆盖百里,他能感受到这种雷法的威力足?#38405;?#26432;元婴期,也不敢执着于硬扛这种恐怖的雷霆,击杀陈禹。

        他在火云法相的包围防御下,如同一道流光逃离这一片区域。

        但在几个呼吸后,茫茫雷霆如瀑落下,带着摧毁一切?#30446;?#24598;破坏力,还是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不由发出闷哼,身上冒起黑烟,连忙全力催动着元婴法力,在荒古神?#29366;?#27585;他之前,冲出到荒古神雷覆盖的范围。

        在这个时候,道宏霜?#35828;?#20803;婴巨擘,都是难掩脸上的震?#24120;?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