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同歸于盡?
        陳禹心里也知道,自己確實有點低估了這一次來太微宗的兇險程度。(手機閱讀)

        當然,局面的演變,也是多少有些不再預計之中。

        他本來的計劃是用鏡心道人的身份混進太微宗,再悄悄找到唐珞,將唐珞帶走。

        虛冥宗的來襲,使得陳禹的計劃落空,他因此不得不出手救唐珞。提前暴露不說,也因為唐珞遇襲一事,引來了道宏以及霜芩等元嬰強者!

        本來,陳禹的計劃是,就算是在一位元嬰修士面前暴露,陳禹也有一定的把握逃走……但現在,他成了好幾位元嬰巨擘關注的對象,更是被火云老祖像瘋狗一樣咬上!

        事情不可能一直都在計劃之中,陳禹當然不會為此而懊惱什么,或者說后悔不該來太微宗這一趟。

        即便融合了龍魂記憶,但他本質上,其實還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既然年輕,那輕狂以及冒險,又算得了什么?

        “殺!”在那尊流轉無盡火印,表面上有著金烏,麒麟,朱雀等等古老圣獸神獸浮雕的寶器火塔再次轟來時。陳禹左手持印,又一拳轟去!

        戰龍印加上龍震鱗,再加上左手的寶器拳套。

        轟!

        這一拳,若桀驁戰龍嘯傲萬古虛空。

        那些麒麟朱雀金烏的浮雕齊齊張開嘴,寶器火塔震蕩著,無窮烈焰吞噬天地!

        這一次,火塔卻被轟得倒飛數百米。

        但相應的是,陳禹身上火焰再次流轉,整個人狠狠撞在建木虛影上,摔在下方山峰上!

        山峰都震動了一下。

        通天建木虛影被火云壓迫得一丈丈收縮,已是從百丈被壓迫到了不足五十丈!

        陳禹身軀再躍起,嘴角咳血!

        “本座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火云老祖冷笑,再次結印,那鎮圣火靈塔又一次轟過去。

        作為元嬰中期的巨擘,他已是幾乎沒有什么保留,出動了全力!

        火云老祖,面對一個金丹期的,在其眼中如螻蟻般的存在,卻出動了全力……在此之前,這話說出去,整個昆侖墟都不會有人相信。

        素雪瓏站在了一艘飛舟上,也是來到了附近,她的神Se顯得十分復雜,一雙清冷的美眸中浮現出一絲莫名的悲傷!

        就是悲傷……這個在蓮云山上縱橫無敵,碾壓同境界最強者的桀驁年輕人,在元嬰強者額的鎮壓下,徒勞無力。

        這種場面,似乎本該再正常不過,但卻令素雪瓏有種莫名的悲壯感!

        鎮圣火靈塔,再度鎮壓而去。

        陳禹的身軀又騰空而起,衣服焦黑,嘴角鮮血更多,但他依舊是一拳!

        如龍桀驁,向著青冥虛空!

        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這一次,火塔又一次被拳頭轟開,但陳禹的身軀墜落得更快!

        建木被壓迫到僅剩十丈,建木所汲取的補充著陳禹的力量,在這時已不足最初的十分之一!

        “結束了!”那元嬰期的中年修士搖搖頭,嘆息一聲說道:“真是有意思的年輕人,可惜了……如果是我們太微宗的弟子就好了!”

        “確實有點可惜!”那老者說道:“能將火云老祖逼迫到這個程度,當世無匹。如果他進入幻神海,只怕還真有機會踏足瑤臺!”

        “可惜?這等人物,如果讓他活著離開,將流毒無窮。就像虛冥宗的那些魔道賊子一樣!”道宏哼道。

        中年修士搖頭不已。

        陳禹又站起來,血染衣襟。

        火塔又飛去,撞向陳禹,不將陳禹鎮殺當場決不罷休!

        但這一次,陳禹站起來后,卻沒有再飛起,而是看著令人絕望的鎮圣火靈塔,淡漠的眼里閃過一絲決絕以及狠厲,忽然一個跺腳。

        山峰震動了一下!

        被壓迫到極致的建木隨著這一次跺腳而收縮,然后流光破碎,繞著陳禹飛舞。

        火云法相立刻趁勢壓下,要將陳禹完全壓制!

        陳禹翻手打出一枚枚玉符。

        轟隆隆,這些玉符威力強勁,轟然爆發,化作金木水火各種屬Xing的力量迎著鎮圣火靈塔狂轟濫炸。

        每一枚玉符,都有著一擊轟殺金丹修士之力。在各種力量瘋狂炸裂中,鎮圣火靈塔震蕩不休,速度稍緩。

        而陳禹身似狂龍,挾著建木破碎所化流光,一拳轟在火塔上。

        龍震鱗!

        很難想象這一擊的威力,在建木虛影破碎之后,陳禹在燃燒著精氣神,明明在火云法相的壓制下,卻越發狂暴!

        轟!

        火塔劇烈震動,表面上的麒麟朱雀等浮雕居然扭曲起來,火塔被轟飛。

        這一次陳禹沒有后退,也沒有承受不住!

        “垂死掙扎!”火云老祖冷笑。

        火云繼續落下,眼看到了陳禹頭頂,陳禹面容依舊冷漠,嘴里卻發出嘶吼:“龍吞天!”

        一拳吞天!

        他的法相,氣血,靈氣,乃至神魂都像是在燃燒,力量成倍增長。

        一記龍吞天打出之后,莫大的撕扯力出現,遮天蔽日的火云扭曲,其中所蘊含著的火系大道符文赫然開始流散。

        龍吞天這一記上古龍神的仙武戰技,本就有吞天之力,陳禹竭盡全力打出后,卻是將法相撕扯破碎,使得法相中的火印符文開始被撕碎磨滅!

        “哼,死之前,還妄圖削弱毀滅本座的法相,真是異想天開!”火云老祖橫空而來,一掌按下。

        這一掌按下,火系靈氣滾滾,威勢滔天,即便是陳禹燃燒著所有的力量,也顯得無法再反抗!

        “哈哈!”陳禹卻驀地大笑,玄漠狀態之下,他的笑聲中,殊無多少情緒波動,但正因如此,才分外桀驁以及狂傲:“火云老狗,將我逼到這個地步,好好享受吧……荒古狂雷!”

        火系靈氣滾滾,將陳禹淹沒,火云法相掙破了陳禹的龍吞天一式仙武!

        無比驚悚的氣息在這時卻突然出現。

        轟,陳禹腳下的山峰震顫著,一道道血Se的光柱忽然騰起,一共十二道之多,直沖虛空,瞬息千里。

        但驚悚的氣息不是來自這些光柱,而是來自九霄云外的虛空!

        隨著光柱沖入虛空,猛然散開,一道道符文流轉著,匯聚成網,波及百里虛空。

        轟隆隆,那符文散開之后,令人無比心悸的氣息猛然變得強烈,而后便見一道道青Se的雷霆被那些符文引動,驀然出現,茫茫如暴雨傾盆,直落而下。

        火云老祖抬頭看了一眼,瞳孔驟縮。

        “你要同歸于盡?你他么的瘋了!”這一次,火云氣急敗壞,翻手一拍。頓時,火印飛舞,化作火龍轟在被火云籠罩,身上已是燃著靈火的陳禹身上。

        陳禹氣息開始迅速地衰落,整個人被火龍吞沒,被火龍撞得拋下山峰。

        但在這時,陳禹卻又勉強捏碎了一枚玉符。

        玉符勉強擋了一瞬后,他身軀滾落在地。

        火云老祖看一眼陳禹,猛然轉身狂掠向太微宗方向……他知道陳禹還沒有死,但那虛空中的雷霆暴雨落下,覆蓋百里,他能感受到這種雷法的威力足以抹殺元嬰期,也不敢執著于硬扛這種恐怖的雷霆,擊殺陳禹。

        他在火云法相的包圍防御下,如同一道流光逃離這一片區域。

        但在幾個呼吸后,茫茫雷霆如瀑落下,帶著摧毀一切的恐怖破壞力,還是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不由發出悶哼,身上冒起黑煙,連忙全力催動著元嬰法力,在荒古神雷摧毀他之前,沖出到荒古神雷覆蓋的范圍。

        在這個時候,道宏霜芩等元嬰巨擘,都是難掩臉上的震撼!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