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225:給老爸打電話:開機儀式
        一路上幾個人說著話,也不曉得走了多久,也不嫌路途遙遠了。(m)

        蔣陶時不時地看著外面天空,會看到,太陽一會兒一個位置,一會兒一個位置,現眼下已經快移到了正南方。

        正南方。

        豈不是快到中午了。

        蔣陶兜里揣著手機,也不好意思拿出來看,便就只能大概琢磨著。

        四月底馬上五月,溫度攀高,花草樹木均已發芽出葉開花,這沿途風景還不錯,蔣陶暫時不想聊天的時候,就懶懶地靠在車廂上,看著外面,聞著灌進來的風中,夾雜著各種新鮮花香樹木的春意味道。

        好不愜意。

        也就這么一會兒的享受時光了。

        其實沒享受一會兒,車子便停下,停了有片刻,再次行駛起來,隨著車子的駛進,蔣陶看到外面,收縮門緩緩合上,門口兩側站著如松一般的哨兵,屹立不倒,無形中給人震懾。

        默默打量的同時,車子再次停下,車廂里面的幾個人站起身,蔣陶察覺到收回思緒,跟著人家站起身,跳下了軍車。

        一轉身,入目而來的就是一陌生女兵站在那,神情嚴肅,看見她們出現,便往這邊走來,蔣陶看了另外幾個人一眼,見齊刷刷站好,便也就跟著站好,而那女兵已經走上前,很明顯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而后出聲確認:“蔣陶?”

        “報告,是!”蔣陶抬手敬了個軍禮,提高了音調,應一聲。

        確認之后,那女兵便面朝眾人:“走吧,先去宿舍安置一下。”

        “報告,是!”

        幾個人齊齊應一聲,而后那女兵站在蔣陶旁邊,向左轉,開始帶隊,往前走。

        宿舍具Ti在哪一片,蔣陶不清楚,只知道她現在身處的海軍陸戰團很大,走了挺長時間還沒到地方,而蔣陶的視線里,出現了訓練場,訓練場上有士兵在訓練,每一個動作過去、展現,都只會讓蔣陶再一次的覺得她很渺小。

        在初進集訓營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心態,覺得人太多,覺得自己才算是哪根蔥,而唯有更加努力,好好訓練,才能讓自己發光,讓別人看到自己價值。

        可,在集訓營里已經Ti現了自己的價值以后,如今又到了這里,又是重復著那樣的心態,覺得自己跟人家不能比。

        隨意想想,心里就有些復雜了,默默吐出一口氣,繼續跟著那女兵的步伐走著。

        又走了會兒,視線里才出現了類似于宿舍樓的建筑物,走到三號樓拐了進去,上到二樓最里面的一間停下,那女兵開了門走進去,蔣陶第二個跟進去,就看到簡潔大方的宿舍屋。

        十人間,上下鋪。

        其中有一張床上還放著兩套衣服,一套是作訓服,另外一套是正裝,蔣陶正看著,那女兵突然出聲:“放衣服的那張床就是你的,床上面的衣服也是你的,一會換一下,另外你隨身帶著的東西,該上繳哪些,不用我提醒了吧?”

        “報告,明白。”

        蔣陶應一聲,將兜里面裝著的手機和充電器拿出來,先將充電器遞給她,又在準備給手機關機的時候,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來電顯示:老爸。

        蔣陶微愣,而后臉Se一變,看了眼那女兵,而那女兵也正看著手機,自然看清楚了上面顯示的名字,嚴肅神情不變,但出口的話沒有那么嚴厲,“抓緊時間。”

        “謝謝。”

        蔣陶握緊手機出了門,往前走了一兩步,這才接通,“老爸啊,你怎么這時候給我打電話?”

        蔣正明不答反問,“還沒到?”

        蔣陶聲音壓低了幾分,“到了,就要給手機關機上繳了,你突然來了電話,幸好人家好說話,讓我接電話。”

        “到了就行。”

        蔣正明又說了一句,讓蔣陶有些驚愕,“你不會就問這個吧?”

        電話那端又很快傳來聲音,“有人給我私人手機號打來電話,問我是不是你父親,問你現在在哪,能不能聯系上你,說想請你去參加什么開機儀式,在五月一號那天。”

        蔣陶下意識地“啊”了一聲,又愣了下,后知后覺,應該是《你的悲慘一生》的開機儀式。

        “人家怎么會邀請你去參加開機儀式?”蔣正明又問,可還不等蔣陶回答,便又說:“我多嘴問了一句,說怎么讓你參加,人家那邊說,你是原創作者,想要對你致謝。所以邀請你。”

        蔣陶抬手捂上了臉,心里只想著完了。

        她極力隱瞞了這么久的事情,就被這么一通電話全部都給暴露了。

        也幸好,當初簽合同的時候,緊急聯系人那一欄填的是老爸的名字和電話,要是填老媽的電話,那她來找她都有可能!

        “是怎么一回事兒?”蔣正明又問了一句。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