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1128章:我第一次見到比我還殘暴的人(五更,感謝沒有昵稱的萬賞)
        莊不遠還真不想和戼打個魚死網破,而且,他對所謂的殘暴聯盟,是真的不感興趣。(♀)

        什么嘛,一群不完整的男人,自己圈起來小圈子,玩什么莊園主的游戲?

        莊園主是不屑的。

        別說發展莊園了,這些人恐怕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將自己的莊園修復吧。

        “為什么?我們殘暴聯盟可是流放紀元最大的勢力……之一。”戼說完之后,似乎有點心虛,又問道“難道說……有人已經邀請了你?難道是仁慈莊園?你可千萬別加入他們,那里面都是一群偽君子,除了喝茶聊天,什么都不會!”

        看莊不遠面Se疑惑,戼道“不是仁慈莊園?是了……我知道了,是至高盟約吧!”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

        莊不遠不耐煩了“再嗶嗶,信不信我一腳踩死你?”

        戼趕快從地上爬了起來。

        “滾!”看戼又要說什么,莊不遠一板臉。

        戼在地上打了個滾。

        莊不遠以手加額……

        這家伙,真的是莊園主嗎?

        而且還自稱是殘暴的莊園主?

        “我說讓你滾離淘金鎮,沒說讓你在地上打滾!給我滾滾滾滾滾!”

        戼四肢著地地跑了。

        回到了自己的核桃船上,戼似乎又找到了勇氣,大聲道“莊不遠,你到底加不加入我們殘暴聯盟!如果你不加入可別怪我不客氣了!信不信我炸了你的淘金鎮!”

        “嗯?”莊不遠一轉臉,一只手掂量著手中的小水桶,莊園主的殘暴審視,直直瞪了過去。

        那一瞬間,戼好像看到了自己被莊不遠泡在時間之血里化掉的一幕,嚇得他激靈靈打了一個寒戰,趕快賠笑道“我滾,我滾,我這就滾!”

        然后,他摸摸腦袋,嘀咕了一句“我戼活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見到比我還殘暴的人……”

        媽蛋,我哪里殘暴了!莊不遠心中不爽。

        我只是頂了個殘暴的名字而已,我可是非常仁慈的莊園主!

        “走!返航!”戼不敢再呆下去,一艘艘巨大的,圓滾滾的,像是從巨大的核桃上雕刻出來的船只慢慢離開了淘金鎮。

        看著漫天的核桃都飛走了,莊不遠下意識地摸了摸肚皮。

        “太好了!”幾只兔龍人從地下鉆出來,開心地圍在莊不遠的身邊。

        莊不遠的身邊,不斷有兔龍人鉆出來,越聚越多。

        “都沒事吧。”

        “我們沒事,不過我們的戰爭巨犬被毀了……”

        莊不遠趕快組織人手救人。

        看到戰爭巨犬和里面的人的慘相,莊不遠咬牙“媽蛋,早知道就不放他離開了!”

        莊不遠和流放紀元的這些勢力干了那么多仗,都沒吃過虧呢。

        今天反而是吃了一個大虧。

        不只是戰爭巨犬,淘金鎮也被兩個人的戰斗波及,大片的建筑都被毀掉了。

        一片狼藉,還需要組織人力物力修理。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不過,莊不遠也很在意,這家伙的戰斗力確實很強,是迄今為止,莊不遠見過的,除了靛之外,最強的對手。

        而且,他從未見過這種種族。

        像是肌肉強化版的絨人。

        “莊主,我剛才聽幾個人說了一些傳說。”一名兔龍人隊長道,“據說,綠蓉城里有一個傳說,有個叫戼的怪物,專門吃掉絨人小孩,非常殘暴,不過這些年這個傳說已經很少流傳了,知道的人很少……”

        “……”莊不遠皺眉,總覺得很奇怪。

        莊不遠還沒善后完,一名兔龍人突然又叫了起來“莊主!您看!”

        莊不遠抬起頭去,就看到天空中,又出現了一艘圓圓的核桃船。

        這艘核桃船,就是戼的那只。

        那艘船上,雕刻的看起來頗為猙獰的面孔,非常好認。

        “這家伙,怎么又回來了?”莊不遠騎上翎叔,飛了上去,攔住了那艘船。

        “戼,給我滾出來!”莊不遠一聲大吼,“你回來是想要找死嗎?”

        戼從船艙里鉆出來,他看起來有些疲憊,不過滿臉堆笑“不不不,我只是作為一名普通的冒險者,打算在淘金鎮停留一下,并沒有別的意思。”

        “你看,我把所有的爆炸核桃都留下了。”戼嬉皮笑臉道“我真的沒有惡意。”

        “你當我會信?”

        剛才還打算殺我,只是殺不了打不過,這才服軟,天知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別的Yin謀?

        “那你殺了我吧!”戼挺起胸膛,“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

        “真的?”莊不遠目光一凝,戼轉身就鉆進了船艙里,還嚇得大叫“快跑快跑快跑!”

        媽蛋,剛才那帥氣的話,難道不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嗎?

        莊不遠快被這個沒臉沒皮的家伙氣死了。

        跑了好久,看莊不遠沒追上來,戼又讓船只飛了回來,距離莊不遠遠遠的“我真的是誠心誠意來邀請你加入我們殘暴聯盟,我戼縱橫流放紀元那么多年,打遍天下無敵手,殘暴起來能讓小兒止啼,還是第一次見到比我還殘暴的人!我看好你!你一定能在我們殘暴聯盟里大放異彩!”

        “所以說我哪里殘暴了?”莊不遠不爽。

        你干嘛一句一個殘暴。

        “為了打架,把時間之血當炸彈丟,你還不殘暴?”

        “想來淘金鎮,就乖乖守規矩,而且我對你們殘暴聯盟沒興趣,你死了這條心吧!”

        莊不遠搖搖頭,放棄了和這家伙糾纏。

        看莊不遠返程,戼又駕駛著船只遠遠追了上來,離近了還套近乎“上來,我載你一程?”

        其實莊不遠對這核桃船很好奇。

        莊不遠還是第一次在流放紀元見到戰斗力比戰爭巨犬還強大的載具。

        這些核桃船的速度、靈活Xing都不如戰爭巨犬,但是火力實在是太猛了,那些爆炸核桃和自身自爆的特Xing,簡直是慘無人道。

        如果不是莊園主遇到了它,怕是什么人都擋不住這家伙的攻擊。

        加上這家伙自己的可怕戰斗力,說是打遍流放紀元無敵手,說不定還真不是吹牛。

        不過莊不遠不愿意和什么殘暴聯盟多接觸,直接騎著翎叔飛回了淘金鎮。

        又過了兩個小時,一名兔龍人突然來向莊不遠匯報“莊主,戼求見。”

        這家伙又干什么?

        莊不遠眉頭一皺,那兔龍人道“他說……他有鋼鐵之門的消息。”

        “嗯?”莊不遠瞪眼。

        這家伙怎么知道,他在找什么!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