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邪醫 正文 1494章 兩個女保鏢
        樓梯上傳來“蓬蓬”腳步聲,胖子爬起來了,大叫著沖了上來,媺娖和白婧同時迎了上去,白婧手里的大蜈蚣一丟,正落在胖子的臉上,胖子嚇得往后一退,媺娖身子半蹲,手里的木劍伸出去,在他兩腿中一絆,這個大胖子仰面朝天摔下去,又滾了樓梯了。(m)

        媺娖和白婧對視一笑,回頭去看刀菁菁。

        刀菁菁這時候已經把大金牙騎在身子底下了,雙手按住他的頭,把他的臉死死壓在地面上,但是也騰不出手來打他。

        大金牙一邊臉朝下趴著,雖然刀菁菁打不倒他,但是他也起不來,這倆人堅持在這里對著罵呢。

        “草泥馬,撒開!”

        “撒你麻逼,服不服?”

        “服你麻逼,撒開!”

        “撒你麻逼,服不服?”

        白婧和媺娖都是文明人,聽了這倆人的對話不由都皺眉頭,媺娖看見大金牙用倆手翻上來抓住刀菁菁的手腕,雖然扯不開她,但是刀菁菁的手也拿不起來,于是拿著木劍在大金牙的臀尖尾骨上邊狠狠戳了一下,大金牙一聲長吼,倆手松開,渾身僵直。

        刀菁菁一看機會來了,松開他的頭發,抄起一塊板磚來。

        大金牙一回頭要起來,忽然眼前紅彤彤一片迎過來,“啪嚓”一聲,他就又躺下了!

        刀菁菁得理不饒人,拿著板磚對著大金牙的臉就開打,“啪嚓,啪嚓”聲音不斷,大金牙倆手防不勝防地捂著腦袋在地上滾來滾去,還是不能完全躲開板磚。

        白婧見地上金光閃閃的,撿起來一看,是一顆大金牙,不由笑道:“刀小姐,你把他牙都打掉了!”

        大金牙捂著腦袋亂竄,刀菁菁打的累了以后不打了,站了起來,大金牙再抬頭的時候,滿臉是血,已經不是大金牙了,是豁牙子了,不但大金牙打掉了,又打掉了好幾顆原本的牙齒。

        大金牙一看刀菁菁拎著板磚還在跟前站著,雙手也不敢離開臉的左右,還舉著胳膊,說:“不打了,姓刀的你厲害,我現在腦震蕩了,送我去醫院吧。”

        刀菁菁“呸”了一聲,說:“死不了,自己起來去,要是起不來我就在接著打,打到你起來為止!”

        刀菁菁一輪板磚,嚇得大金牙一骨碌就起來了,連滾帶爬往樓梯那邊跑,一眼看見坐在墻角哭的黎姍,不由問道:“你咋還打得光個膀子了?這也沒有男的呀,誰禍害你啦?”

        黎姍怒罵:“滾你媽的,我不想再見到你!”

        大金牙這功夫哪顧得泡妞了,回身就跑,在樓梯口遇上頭破血流的大胖子,倆人彼此嚇了一跳,然后又一起逃跑了。

        刀菁菁看看倒在地上的竇墩和竹子,再看看光著膀子坐在一邊抽泣的黎姍,問媺娖和白婧:“是你倆打的呀?”

        她剛才只顧著按著大金牙,全力以赴,并沒有看見媺娖和白婧是怎么獲勝的。

        白婧說:“小意思,再來兩個也輕松對付!”

        刀菁菁也樂了:“你要是愿意的話,以后你倆做我的保鏢,我每月給你們每人一萬塊做薪水,要是遇到危險你倆表現好,我就包紅包給你們!”

        白婧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想不到大金牙的出現,使刀菁菁主動說出了把她倆留在了身邊。

        三個人往樓下走,出了這個工地,上車以后進市區街道。

        白婧問:“刀小姐,我們去哪?”

        刀菁菁說:“我都不知道去哪了,剛才還想著找我朋友給你倆安排個工作,現在你倆跟了我,我是個無家可歸的人,本來有湖山村別墅,現在別墅也賣給Mao日天了,出了手里這倆錢,我是一無所有。”

        白婧說:“我們先找個住的地方吧。”

        刀菁菁說:“我以前在旭日大酒店有一間套房,我都忘記了過沒過期,過去看看吧,我朋友是那的大堂經理,暫時就住在那吧。”

        刀菁菁確定了目標以后,開車往旭日酒店去。

        媺娖第一次到大城市,眼睛都不夠用了,看著一座座沖天而起,高聳入云的高樓大廈,不由驚嘆不已,在這些凌厲的高樓中穿行,天空變得很窄,仿佛置身于鋼筋水泥鑄造的森林之中一樣。

        媺娖看完了高樓又看車,簡直就是進了車的海洋,大車小車,長的短的,雙層的巴士,敞篷的跑車,紅綠燈交換,車流滾動,兩邊人流也是如同CHAO水,媺娖驚異地問:“這里是京城么?”

        白婧搖頭:“不是,不過是國內一線城市,沿海靠山,算是發達城市,在各大城市中數得上數的了。”

        媺娖點頭:“難怪這么發達,幾百年的時間,改天換地了一樣!”

        刀菁菁笑道:“哪里是幾百年的時間,老人常說最近三十年比以往的三百年改變都大!”

        媺娖感嘆道:“是呀,手機可以千里傳音,車輛賽過千里馬,這樓房……比皇城的塔都高!改變太大了,要是我父……我的家都能活到現在,看看現在的變化,那該多好!”

        “你的家人都不在啦?原來你和白婧一樣,都是孤兒,你們太可憐了,不過……我雖然有家人親戚,還他媽不如沒有,坑我害我,我一定要報仇!”說起家人,刀菁菁又火了。

        到了旭日酒店,刀菁菁以前包的酒店房間還沒有過期,刀菁菁的朋友在這里是大堂經理,見她帶了朋友來了,就問刀菁菁:“菁菁,要再開兩間么?”

        “不用,我們睡一起就行!”刀菁菁手一擺,帶著白婧和媺娖就上了電梯。

        媺娖見電梯里四外都亮的和鏡子一樣,偷偷拉拉白婧,低聲說:“這屋子這么小,處處透著詭異,小心有詐!”

        白婧差點樂出來,不過沒有說破,點頭說知道。

        電梯到了十樓打開,外邊的景物都變了,媺娖很是奇怪,左顧右盼,問道:“剛才的那些人和東西都搬到哪去了,這么快就變了個樣子,雖然說是日新月異的變化,但是這邊的也太快了!”

        白婧拉她到落地窗前,說:“你往下看看,我們現在已經在十樓了,剛才是一樓,是這個小房子把我們送到十樓的,這叫坐電梯!”

        媺娖一聽,驚訝不已:“太神奇了,直上直下的就把我們送上這么高,還能再高些么?我看電視里邊說人類都能上天了,是不是坐電梯上去的?”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