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小邪医 正文 1494章 两个女保镖
    0     楼梯上传来“蓬蓬”脚步声,胖子爬起来了,大叫着冲了上来,媺娖和白?#21644;?#26102;迎了上去,白婧手里的大蜈蚣一丢,正落在胖子的脸上,胖子吓得往后一退,媺娖身子半蹲,手里的木剑伸出去,在他两腿中一绊,这个大胖子仰面朝天摔下去,又滚了楼梯了。(m)

        媺娖和白婧对视一笑,回头去看刀菁菁。

        刀菁菁这时候已经把大金牙骑在身子底下了,双手按住他的头,把他的脸死死压在地面上,但是也腾不出手来打他。

        大金牙一边脸朝下趴着,虽然刀菁菁打不倒他,但是他也起不来,这俩人坚持在这里对着骂呢。

        “草泥马,撒开!”

        “撒你麻逼,服不服?”

        “服你麻逼,撒开!”

        “撒你麻逼,服不服?”

        白婧和媺娖都是文明人,听了这俩人的对话不由都皱眉头,媺娖看见大金牙用俩手翻上来抓住刀菁菁的手腕,虽然扯不开她,但是刀菁菁的手也拿不起来,于是拿着木剑在大金牙的臀尖尾骨上边狠狠戳了一下,大金牙一声长吼,俩手松开,浑身僵直。

        刀菁菁一看机会来了,松开他的头发,抄起一块板砖来。

        大金牙一回头要起来,忽然眼前红彤彤一片迎过来,“啪嚓”一声,他就又?#19978;?#20102;!

        刀菁菁得理不饶人,拿着板砖对着大金牙的脸就开打,“啪嚓,啪嚓”声音不断,大金牙俩手防不胜防地捂着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还是不能完全躲开板砖。

        白婧见地上金光闪闪的,捡起来一看,是一颗大金牙,不由笑道:“刀小姐,你把他牙都打掉了!”

        大金牙捂着脑袋乱窜,刀菁菁打的累了以后不打了,站了起来,大金牙再抬?#36820;?#26102;候,满脸是血,已经不是大金牙了,是豁牙子了,不但大金?#26469;?#25481;了,又打掉了?#30473;?#39063;原本的牙齿。

        大金牙一看刀菁菁拎着板砖还在跟前站着,双手也不敢离开脸的左右,还举着胳膊,说:“不打了,姓刀的你厉害,我现在脑震荡了,?#33216;?#21435;医院吧。”

        刀菁菁“呸”了一声,说:“死不了,自己起来去,要是起不来我就在接着打,打到你起来为止!”

        刀菁菁一轮板砖,吓得大金牙一骨碌?#25512;?#26469;了,连滚带爬往楼梯那边跑,一眼看见坐在墙角哭的黎姗,不由问道:“你咋还打得光个膀子了?这也没有男的?#21073;?#35841;祸害你啦?”

        黎姗怒骂:“滚你妈的,?#20063;?#24819;再见到你!”

        大金牙这功夫哪顾得泡妞了,回身就跑,在楼梯口遇上头破血流的大胖子,俩人彼此吓了一跳,然后又一起逃跑了。

        刀菁菁看看倒在地上的窦墩和竹子,再看看光着膀子坐在一边抽泣的黎姗,问媺娖和白婧:“是你俩打的?#21073;俊?br />
        她刚?#32982;还?#30528;按着大金牙,全力以赴,并没有看见媺娖和白婧是怎么获胜的。

        白婧说:“小意思,再来两个也轻松对付!”

        刀菁菁也乐了:“你要是?#25954;?#30340;话,以后你俩做我的保镖,我每月给你们每人一万块做薪水,要是遇到危险你俩表现好,我就包红包给你们!”

        白婧要的就是这?#20013;?#26524;,想不到大金牙的出现,使刀菁菁主动说出了把她俩留在了身边。

        三个人往楼下走,出了这个工地,上车以后进市区街道。

        白婧问:“刀小姐,我们去哪?”

        刀菁菁说:“我都不知道去哪了,刚才还想着找我朋友给你俩?#25165;?#20010;工作,现在你俩跟了我,我是个无家可归的人,本来有湖山村别墅,现在别墅也卖给Mao日天了,出了手里这俩钱,我是一无所?#23567;!?br />
        白婧说:“我们先找个住的地方吧。”

        刀菁菁说:“我以前在旭日大酒店有一间套房,我都忘记了过没过期,过去看看吧,我朋友是那的大堂经理,暂?#26412;?#20303;在?#21069;傘!?br />
        刀菁菁确定了目标以后,开车往旭?#31449;?#24215;去。

        媺娖第一次到大城市,眼睛都不够用了,看着一座座冲天而起,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不由惊叹不已,在这些凌厉的高楼中穿行,天空变得很窄,仿佛置身于钢筋水泥铸造的森?#31181;?#20013;一样。

        媺娖看完了高楼又看车,简?#26412;?#26159;进了车的海洋,大车小车,长的短的,双层的巴士,敞篷的跑车,红绿灯交换,车流滚动,两边人流也是如同CHAO水,媺娖惊异地问:“这里是京城么?”

        白婧摇头:“不是,不过是国内一线城市,沿海?#21487;剑?#31639;是发达城市,在各大城市中数得上数的了。”

        媺娖点头:“?#21387;?#36825;么发达,几百年的时间,改天换地了一样!”

        刀菁菁笑道:“哪里是几百年的时间,老人常说最近三十年比以往的三百年改变都大!”

        媺娖感叹道:“是?#21073;?#25163;机可以千里传音,车辆赛过千里马,这楼房……?#28982;?#22478;的塔都高!改变太大了,要是我父……我的家都能活到现在,看看现在的变化,那该多好!”

        “你的家人都不在啦?原来你和白婧一样,都是孤儿,你们太?#38378;?#20102;,不过……我虽然有家人亲戚,还他妈不如没有,坑我害我,我一定要报仇!”说起家人,刀菁?#21152;只?#20102;。

        到了旭?#31449;?#24215;,刀菁菁以前包的酒店房间还没有过期,刀菁菁的朋友在这里是大堂经理,见她带了朋友来了,?#33216;?#20992;菁菁:“菁菁,要再开两间么?”

        “不用,我们睡一起就行!”刀菁菁手一摆,带着白婧和媺娖就上了电梯。

        媺娖见电梯里四外都亮的和镜子一样,偷?#36947;?#25289;白婧,低声说:“这屋子这么小,处处透着诡异,小心?#22995; ?br />
        白婧差点乐出来,不过没有说破,点头说知道。

        电梯到了十楼打开,外边的景物都变了,媺娖很是奇怪,左顾右?#21361;?#38382;道:“刚才的那些人和东西都搬到哪去了,这么快就变了个样子,虽然说是日新?#20081;?#30340;变化,但是这边的也太快了!”

        白婧拉她到落地窗前,说:“你往下看看,我们现在已经在十楼了,刚才是一楼,是这个小房子把我们送到十楼的,这叫坐电梯!”

        媺娖一听,惊讶不已:“太神奇了,直上直下的就把我们送上这么高,还能再高些么?我看电视里边说?#27515;?#37117;能上天了,是不是坐电梯上去的?”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