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章,遇見你總沒好事
        現在優豆正處于關鍵時期,對手實力強大虎視眈眈,一沓出現問題就是死無葬身之地,所有容不得半點差錯,一次都不行。(m)

        很快,關于封殺這位id名叫‘貝樹’的優云用戶就被優云全網通報封殺了,同時清空他所擁有的二十多萬的粉絲,封掉他的賬號。

        這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教材,可以讓優云的廣大用戶引以為戒。

        陳昊看完名單上所有人的作品,把幾個入選的人員名單給畫下來,重新給洛萱發回去。

        “這是初步海選,如果想要參加優豆的歌手培養計劃的話,他們還需要進行更加深入的面試。”

        優豆不會走靠顏值來彌補才藝的道路,所有人只要有真才實學,那么就真的有被優豆發展成為專業歌手的機會。

        洛萱跟陳昊提意見道:“這才不到十個人,是不是有些少了?要不這樣吧,我們可以全網發出一個歌手海選的公告,然所有想要參加的網友拍攝一段自己原聲唱歌的視頻發送到指定的郵箱,如果通過海選,再通知他們進行后邊的面試?”

        陳昊點頭:“這個好,就這么辦!”

        優豆影視現在發展得很是不錯,那么接下來應該就是優豆的音樂工作室了。

        既然要和昆泰較量,那么這個音樂工作室也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優豆現在有錢了,也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就差人才了,下半年的時間,優豆的主要核心工作就是人才的發掘與培養了。

        要培養出來一個受歡迎的專業歌手,這得花費很大精力的,但是陳昊并不認為這是什么難事,自己腦海里的那些歌曲,完全足夠撐起整個的樂壇,更別說要去擊敗一個小小的昆泰娛樂了。

        今晚是在彩南的最后一晚,昨天晚上酒喝得太多,搞得陳昊今天一天都沒有什么胃口吃東西,知道天黑之后,他才出去走走。

        出了軍區宿舍走個十幾分鐘的路就一處夜街,這里的一整條街都是賣吃的。

        來自全國各地各種各樣的小吃,大排檔還有燒烤攤,彩南的燒烤還是挺有名氣的,他們配置的調料地道,足夠火辣。

        陳昊和王科一邊看一邊往里邊閑逛,小街里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調料味道,搞得陳昊都感覺要失去嗅覺一般。

        “昊哥,咱們要不要找個燒烤攤吃一頓啊,今天睡了一天,一口東西都沒吃。”

        陳昊搖頭,又點頭:“你找一個,我倒是一點胃口都沒有,昨天晚上你們幾個小子差點沒把我給喝成胃出血來。”

        王科一臉無辜的模樣:“昊哥,我可就跟你喝過一杯酒啊,別的都是林峰大哥還有幾個攝像搞到的,他們已經睡了一天,到現在還沒起呢!”

        “呵呵,一群野獸,喝一頓酒要睡一天兩夜啊,待會你回去告訴他們,以后要這么喝酒讓他們自己喝,別帶上我。”

        王科嘿嘿一笑,找到一家人相對比較少的攤位前,詢問道陳昊:“昊哥,我們就在這里吧,你要吃什么?”

        陳昊搖頭:“我沒胃口,你隨便點吧,不要喝酒啊!”

        陳昊說著,然后便自己找個位置坐下,拿出手機看看周圍。

        這里往來的人很多,有學生,有民工,也有一些上班族下班之后來這里消遣的,這是一條低收入人群希望消費的街,這里的東西便宜有實在,雖然影響健康,但是生活都過程這樣,誰又有多余的心思去在乎健康還是不健康呢?

        陳昊只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鄭大局長,什么風把你這大忙人給吹到這里來了!”

        鄭遠穿著便服,手里拿著一根已經點上的香煙,在陳昊的身邊位置坐下,吐出一個煙圈。

        “正好在附近出任務,遇上你了!”

        “你這個大局長還親自出任務啊,看來這任務肯定不小,是抓什么殺人犯還是運毒犯吶?”

        鄭遠搖頭:“哪來那么多的罪犯,就是一些需要警察出面處理的小事,你還不知道我,讓我整天坐在辦公室里邊我會瘋掉的,得時不常的出來走走兜兜圈子。”

        陳昊呵呵一笑,讓剛點菜回來的王科先去老板那再點一些東西,然后繼續跟鄭遠說道:“出來轉轉,穿著便衣還帶著槍?你這轉得還真是大膽,什么倒霉蛋又被你給盯上了?”

        “還是被你看出來了,我們這次需要秘密及時的抓捕,帶著槍也只是為了以防萬一。”

        陳昊慢慢的警惕著四周:“需要我怎么配合?”

        “七點鐘方向,有個高鼻子灰頭發的老外看見沒有,他是個間諜,剛入境的時候我們就盯上他了!”

        陳昊假裝轉身,瞄上一眼,這高鼻子老外正在一處攤位面前吃著一份炸醬面。

        老外吃得很快,用筷子的熟練程度感覺就像是從小就用的一般。

        陳昊轉回頭,對鄭遠說道:“我發現每次跟你待在一起都沒有什么好事發生,這次這么夸張,連間諜都冒出來了,再說了,間諜不是國安部的事情么,你一個警察管得也太多了吧?”

        “他們人手不夠,只好動用我們的警力,國安是主力,我們只是配合處理突然事件。”

        “這么說,這周邊的便衣應該是少不了吧?我看這高鼻子老外是跑不掉了。”

        陳昊只是和王科來這里吃頓燒烤而已,這么大的一件事情并不關自己什么事,而且有這么多人在,也用不著自己干什么,他相信鄭遠坐到這里,也只是因為陳昊熟悉,好打個掩護罷了。

        果不其然,那老外吃完東西就走,鄭遠也站起來,悄然不覺的跟上。

        王科點好東西轉身回來:“昊哥,剛才的那人我沒見過啊,應該是不是劇組的,是你朋友啊?”

        “朋友?算是吧,反正遇上他總是沒什么好事,吃你的東西就行了,不要管那么多。”

        很快,幾道烤好的燒烤就送上來了,陳昊拿著一串羊肉,輕輕的要了一口:“味道不錯!”

        “昊哥,要不下次拍戲的殺青宴我們就吃燒烤吧!”王科提議道:“昨天去的飯店,大家都只顧著玩了,飯都沒吃幾口!”

        正當陳昊把一串烤羊肉給吃完,不遠處就傳來了一聲槍響。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