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七百十五章 真仙?
        第一千七百十五章

        華山一戰后。(♀)

        舉世沸騰,尤其是華夏,更是舉國歡騰。

        將龍小山奉為全民偶像。

        龍門的影響力似在全球又進了一步,世俗中,龍門絕對已經是全球最強大的企業,便是在修煉界,龍門亦有無比強大的號召力,想要加入龍門習武的人數不勝數。

        龍小山在《神榜》的排名也從十一位一躍到了第四。

        與前三只差一步之遙。

        只是這一切,對龍小山而言,皆是浮云一般,龍小山絲毫沒有在意,回到龍門后,該怎么修煉還是怎么修煉。

        多少媒Ti和造訪者皆被他拒之門外。

        此戰,對他不算什么生死大戰。

        但是仍有不少可以回味之處。

        尤其最后那一劍。

        似“太乙真仙”重回人世,演化無上劍法,龍小山神魂強大,任何交戰過程,都能記憶下來,宛如“復制”般,可以不斷回味揣摩。

        此時他盤坐懸崖上。

        身前懸浮一劍,不斷沉浮。

        正是蜀山青云劍。

        隨著龍小山的感悟,青云劍上劍芒吞吐不定,如雌伏的巨獸。

        龍小山雖然本命武器是槍。

        但一個強大的修士,任何武器皆可信手拈來,大道相通,無論槍法,劍法,皆可互相借鑒,領悟出更高深的境界。

        嗡!

        陡然,青云劍一振,如白練橫空,唰,漫天元氣盡皆被劍意所化,虛空仿佛出現上百劍光,齊齊轟射而出。

        龍小山身上更是繚繞一Gu淡淡的劍韻。

        他緩緩睜眼。

        領悟數日。

        終于有了成果,感悟出了一絲劍韻。

        現在,他除了槍韻,連劍韻也可施展而出,劍術實力暴漲。

        陡然,一道神念破空而來,被他感應到,龍小山站起身,踏空而出,轉眼到了山門,看到酒道人帶著一人前來,他淡淡道“道長,你怎把他帶來了。”

        酒道人攙著一人,雙眸緊閉,身上氣息衰弱,赫然是蜀山的獨孤云。

        酒道人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之Se“龍道友,可否進去說話。”

        龍小山面Se平淡,讓開一個身位,酒道人大喜,連跟著進去,片刻后,已經在龍門內。

        龍小山帶著酒道人來到一房間,四周并無其他人。

        酒道人將獨孤云放到一長桌上,連拱手道“龍道友,我也是無法,才到此,想向你討一杯酒,救命之用。”

        “救命,你說他?”龍小山目光落在獨孤云身上,他自然看出獨孤云已經命垂一線。

        “咳……”

        酒道人苦笑連連“我也知自己這要求過分了,但我實在別無他法,孤獨老鬼雖然脾氣臭,但卻與我相交百載,對我有救命之恩,當年若非為了搭救我,也不會被藍盾公司擒住,老道實不能見死不救,只能厚著臉皮來求道友了。”

        他喝過龍小山的龍骨酒。

        知道龍骨酒有多么強大的功效。

        現在獨孤云因為獻祭身Ti,若他還是壯年,雖然獻祭也很傷身,但或許還能保住條命,但是獨孤云年事太高,壽元本就不多。

        這一獻祭,卻是把根源都傷到了。

        除非逆天靈物,或可挽救一下。

        龍小山淡淡一笑,卻不說話。

        不是他冷血,酒道人與獨孤云相交干他何事,修真界你要做老好人,那就是自殺,因果相償,他又不欠獨孤云什么,要說欠,反倒是獨孤云欠他更多。

        若無他,獨孤云現在還囚禁在藍盾公司里,注定老死在里面。

        他等于救他一命。

        真以為一條手臂就能償還?

        所以。

        憑什么救?

        酒道人抓耳撓腮,他也知自己要求非分了,這要換個別人,沒把你轟出去都算客氣了,要知兩人可是剛剛生死大戰過。

        獨孤云也下了死手,要不是他以身祭劍,也不會把自己搞成這模樣,因為當時龍小山占據絕對上風時,已經說過“到此為止”。

        說起來是獨孤云自找。

        酒道人忽然一咬牙,拜倒“龍道友,我愿拜入龍門麾下,只求道友賜我一壺醉龍Yin。”

        “你要加入龍門,只為換一壺酒?”龍小山詫異。

        他知酒道人Xing格,無拘無束,要不堂堂神境也不會當一個散修,無論自己開宗立派,還是加入別的宗門,都簡單的很。

        現在,居然愿意拿自己“自由”換一壺酒。

        顯然,這酒是為獨孤云換的。

        龍小山瞇著眼睛,倒是沒想到酒道人能做到這份上,畢竟,神境修士,盡皆比較淡漠,哪怕自己后輩,都未必肯這么上心。

        一壺酒。

        換一個神境效力。

        這是大賺的買賣。

        沉Yin良久,龍小山一甩手,扔出一壇醉龍Yin,淡淡道“酒給你,我也不愿強人所難,無論你留不留在龍門,這壇酒是你的了。”

        說罷,龍小山走出房門。

        他知道酒道人要用那壇酒救獨孤云,也知道肯定能救活,龍骨酒豈是凡物。

        龍小山獨坐在觀龍臺上,清風拂面,衣袂飄揚,他取出一壺醉龍Yin自飲自酌,宛若天君仙人。

        酒過三巡。

        兩道光芒射來。

        也落在了觀龍臺上。

        赫然是酒道人和獨孤云,此時獨孤云雖然滿頭白發,但氣息明顯強盛了,獨孤云眼神復雜的看了眼眼前這個風姿綽約,超拔絕俗的年輕人。

        心中一嘆,他上前一步,拱手拜下“多謝道友。”

        “不用謝我,酒是我送李道長的,至于他如何用,與我何干?”龍小山淡淡道。

        獨孤云不再說話,他本就不善言辭,此時自也說不出其他了。

        “老鬼,你先走吧,我要留在這了,以后你要喝酒,就到龍門找我。”酒道人開口。

        “你留這?”

        獨孤云疑聲,連龍小山也抬頭,看向酒道人,目光疑惑,他剛才不是說了,去留自便,不強求。

        酒道人道“老道打小四海為家,如今年紀大了,也想找個地方歇歇腳,或許有生之年,老道還能親眼見證真仙出世的那一天。”

        獨孤云身軀一震,酒道人居然如此看好龍小山。

        真仙?

        多么遙遠,又讓人向往,那是無數修士畢其一生追逐的幻夢。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能達到嗎?

        獨孤云腦海中又浮現出華山之巔,龍小山擋下他亙古一劍那一幕,忽然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如果這個年輕人都達不到,那這天下,便也無人可以了。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