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七百十五章 真仙?
    0     第一千七百十五章

        华山一战后。(♀)

        举世沸腾,尤其是华夏,更是举国欢腾。

        将龙小山奉为全民偶像。

        龙门的影响力似在全球又进了一步,世俗中,龙门绝对已经是全球最强大的企业,便是在修炼界,龙门亦有无比强大的号召力,想要加入龙门习武的人数不胜数。

        龙小山在《神榜?#36820;?#25490;名也从十一位一跃到了第四。

        与前三只差一步之遥。

        只是这一切,对龙小山而言,皆是浮云一般,龙小山丝毫没有在意,回到龙门后,该怎么修炼还是怎么修炼。

        多少媒Ti和造访者皆被他拒之门外。

        此战,对他不算什么生死大战。

        但是仍有不少可以回味之处。

        尤其最后那一剑。

        似“太乙真仙”重回人世,演化无上剑法,龙小山神魂强大,任何交战过程,都能记忆下来,宛如“复制”般,可以?#27426;?#22238;味揣摩。

        此时他盘坐悬崖上。

        身前悬浮一剑,?#27426;?#27785;浮。

        正是蜀山青云剑。

        随着龙小山的感悟,青云剑上剑芒吞吐?#27426;ǎ?#22914;雌伏的巨兽。

        龙小山虽然本命武器是枪。

        但一个强大的修士,任何武器皆可信手拈来,大道相通,无论枪法,剑法,皆可互相借鉴,领悟出更高深的境界。

        嗡!

        陡然,青云剑一振,如白练横空,唰,漫天元气尽皆被剑意所化,虚空仿佛出现上百剑光,齐齐轰射而出。

        龙小山身上更是缭绕一Gu淡淡的剑韵。

        他缓缓睁眼。

        领悟数日。

        终于有了成果,感悟出了一丝剑韵。

        现在,他除了枪韵,连剑韵也可施展而出,剑术实力暴涨。

        陡然,一道神念破空而来,被他感应到,龙小山站起身,踏空而出,转眼到了山门,看到酒道人带着一人前来,他淡淡道“道长,你怎把他带来了。”

        酒道人搀着一人,双眸紧闭,身上气息衰弱,赫然是蜀山的独孤云。

        酒道人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Se“龙道友,可否进去说话。”

        龙小山面Se平淡,让开一个身位,酒道人大喜,连跟着进去,片刻后,已经在龙门内。

        龙小山带着酒道人来到一房间,四周并无其他人。

        酒道人将独孤云放到一长桌上,连拱手道“龙道友,我也是无法,才到此,想向你讨一杯酒,救命之用。”

        “救命,你说他?”龙小山目光落在独孤云身上,他自然看出独孤云已经命垂一线。

        “咳……”

        酒道人苦笑连连“我也知自己这要求过分了,但我实在别无他法,孤独老鬼虽然脾气臭,但?#20174;?#25105;相交百载,对我有救命之恩,当年若非为了搭?#20219;遥?#20063;不会被蓝盾公司擒住,老道实不能见死不救,只能厚着脸皮来求道友了。”

        他喝过龙小山的龙骨酒。

        知道龙骨酒有多么强大的功效。

        现在独孤云因为献祭身Ti,若他还是壮年,虽然献祭也很伤身,但或许还能保住条命,但是独孤云年事太高,寿元本就?#27426;唷?br />
        这一献祭,却是把根源都伤到了。

        除非逆天灵物,或可挽救一下。

        龙小山淡淡一笑,却不说话。

        不是他冷血,酒道人与独孤云相交干他何事,修真界你要做老好人,那就是自?#20445;?#22240;果相偿,他又不欠独孤云什么,要说欠,反倒是独孤云欠他更多。

        若无他,独孤云现在还囚禁在蓝盾公司里,注定老死在里面。

        他等于?#20154;?#19968;命。

        真以为一条手臂就能偿还?

        所以。

        凭什么救?

        酒道?#20439;?#32819;?#23588;?#20182;也知自己要求非分了,这要换个别人,没把你轰出去都算?#25512;?#20102;,要知两人可是刚刚生死大战过。

        独孤云也下了死手,要不是他以身祭剑,也不会把自己搞成这模样,因为当时龙小山占据绝对上风时,已经说过“到此为止”。

        说起来是独孤云自找。

        酒道人忽然一咬牙,拜倒“龙道友,?#20197;?#25308;入龙门麾下,只求道友赐我一壶醉龙Yin。”

        “你要加入龙门,只为换一壶酒?”龙小山诧异。

        他知酒道人Xing格,无拘无束,要不堂堂神境也不会当一个散修,无论自己开宗立派,还是加入别的宗门,都简单的很。

        现在,?#23588;?#24895;意拿自己?#30333;?#30001;?#34987;?#19968;壶酒。

        显然,这酒是为独孤云换的。

        龙小山眯着眼睛,倒是没想到酒道人能做到这份上,毕竟,神境修士,尽皆比较淡漠,哪怕自己后辈,都未必肯这么上心。

        一壶酒。

        换一个神境效力。

        这是大赚的买卖。

        沉Yin良久,龙小山一甩手,扔出一坛醉龙Yin,淡淡道“酒给你,我也不愿强人所难,无论你留不留在龙门,这坛酒是你的了。”

        说罢,龙小山走出房门。

        他知道酒道人要用那坛酒救独孤云,也知道肯定能?#28982;睿?#40857;骨?#30772;?#26159;凡物。

        龙小山独坐在观龙台上,清风拂面,衣袂飘扬,他取出一壶醉龙Yin自饮自酌,宛若天君仙人。

        酒过三巡。

        两道光芒射来。

        也落在了观龙台上。

        赫然是酒道人和独孤云,此时独孤云虽然满头白发,但气息明显强盛了,独孤云眼神复杂?#30446;?#20102;眼眼前这个风姿绰约,超拔绝俗的年轻人。

        心中一叹,他上前一步,拱手拜下“多谢道友。”

        “不用谢?#36965;?#37202;是我送李道长的,至于他如何用,与我何干?”龙小山淡淡道。

        独孤云不再说话,他本就不善言辞,此时自也说不出其他了。

        “老鬼,你先走吧,我要留在这了,以后你要喝酒,就到龙门找我。?#26412;?#36947;人开口。

        “你留这?”

        独孤云疑声,连龙小山也抬头,看向酒道人,目光疑惑,他刚才不是说了,去留自便,不强求。

        酒道人道“老?#26469;?#23567;四海为?#36965;?#22914;今年纪大了,也想找个地方歇歇脚,或许有生之年,老道还能亲眼见证真仙出世的那一天。”

        独孤云身躯一震,酒道人?#23588;?#22914;?#19997;?#22909;龙小山。

        真仙?

        多么遥远,又让人向往,那是无数修士毕其一生?#20998;?#30340;幻梦。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能达到吗?

        独孤云脑海中又浮现出华山之巅,龙小山挡下他亘古一剑那一幕,忽然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如果这个年轻人都达不到,那这天下,便也无人可以了。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