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438分小組搜索八重天 夜不黑欲回獸人島
        第438章

        分小組搜索八重天

        夜不黑欲回獸人島

        “四大宗門隕落了兩位圣者,二十九位尊者。(com)”安季道,“受傷的圣者都已經服用了丹藥,很快就會恢復,青木堂已經對尊者全部進行了救治。”

        “隕落人員的遺物全部整理好,想辦法交給他們的親人。”玄素道,“無法聯絡親人的,都送往三島界進行安葬。”

        “明汐和祁頎他們已經在清理了,先生不必掛懷。”安季道,“百帝計劃的名單也已經有了。”

        “好!”玄素流露出深深的贊許,“小黑!天星怎樣了?”

        “完全沒問題了。”小黑道,“先生放心。”

        “另外,先生有兩件事情要和你們商議。”

        “先生盡管吩咐!”

        “一,全面整肅八重天,搜索每個角落,有任何的發現隨時上報,這件事涉及到前輩失蹤案。”玄素道,“我和玄機先生推論過,玉方冰極有可能在八重天遭遇了什么。”

        “好的!”安季道,“這件事我準備分兩步,調集六重天和七重天的武皇以上人員進行外圍搜索,作為一種歷練,我和亦明等人都會親自參與,還有就是跟八重天所有宗門進行聯絡,借閱宗門典籍。”

        “二,念到名字的組成四個小隊進行搜索,其他人仍然由安季長老調遣。”玄素道。

        “是!”

        “第一組六人,木青、元罡、小七、辛燈、蕭九、蕭瑤,通知巫甲、卓啟跟著歷練。”

        “第二組五人,小黑、元仁、天星、天日、天畢小幽。”

        “第三組六人,南宮美、疆無涯、金石開、戚雕、北宮輕波、天月。”

        “第四組五人,皇甫、摩葉、公孫炯、齊乙、英亓。”

        “宛橋,你和先生一起。”玄素道,“通知尹荀、陽田也留下。”

        “明白!”

        “四個小隊,清楚你們的目的嗎?”

        “我們六人跟二位女帝最近,全力搜索前輩們的印記。”木青道。

        “我們搜索玉方冰的印記。”小黑道。

        “先生,我們這一組的目的跟大師姐他們一樣。”南宮美答道。

        “我們三人都是跟四凡界失蹤前輩有關的,公孫和齊乙也非常清楚整件事情。”摩葉說道。

        “從今天開始,我們以三年為期,屆時無論結果如何都回到這里。”玄素道,“各自去準備吧,小黑留一下!”

        眾人散去,巖洞內只剩下玄素和小黑。

        “小黑!”玄素道,“知道為什么留下來嗎?”

        “這個我可猜不到。”小黑道,“分組搜索的目的都很明確了。”

        “來八重天之前,我們二位先生有兩點推斷,……。”玄素道。

        “這么說,第一種可能Xing的確很大。”小黑道,“先生把我留下來是想說第三種可能?”

        “先生只是有另外三個疑點,算是第一種可能的延伸。”玄素道,“第一個疑點,玉方冰是否像從前的南宮美一樣得到了傳承,從而迷失了本Xing。”

        “會有這種巧合嗎?”

        “通常最小的孩子都會受到特別的愛護,天水神使是天虛最小的弟子,他奪舍了柳九齡。”玄素道。

        “玉方冰有可能被奪舍?是天虛嗎?”

        “有時候我會不自覺地把玉方冰和天虛進行重合,天虛也許是個名號。”玄素道,“我甚至懷疑過,玉方冰有可能被奪舍,成為第二代‘天虛’?”

        小黑瞪大了眼睛,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這只是一種推測,未必如此。”玄素道,“無論是得到了傳承還是被奪舍,都指向了某位強者,這一點可以肯定吧?”

        “某位強者占據了九重天,玉方冰接管創建雙圣門,并且困住了女帝等前輩,天虛接管進行羈押,繼續掌控九重天。”小黑捋了一下思路,“傳承或者奪舍,兩個疑點合情合理!”

        “好!合乎邏輯是前提。”玄素道,“第三個疑點,你聯想一下,天虛的困仙大陣跟你的‘Yin陽八卦陣’有什么相似之處?”

        “我的大陣是結合了……天啊!”小黑忽然想到了什么,“先生是懷疑老……”

        “是的!”玄素道,“所以把你們都分到了同一組,三年后你們全部去往獸人島,最終在霧隱峰匯合,明白了嗎?”

        “玄機先生知道這個猜測嗎?”

        “怎么會呢!”玄素道,“這都是在高空觀戰時突發奇想。”

        “好!我會仔細研究,先生放心便是。”

        ……

        “先生!四組人員都要出發了,我們幾時動身?”宛橋端著茶給玄素。

        “許久沒跟小宛橋說話了,先生想和你多聊聊。”

        “先生真會說話,肯定是有事!”

        “那你說說。”

        “跟雙子峰和四凡界那兩件事情有關?”

        “聰明!”玄素豎起了大拇指。

        “那先生就好好跟宛橋說說唄!”

        “首先有個前提,當初玉方冰和眾位前輩來到了八重天,假定玉方冰遭遇了一次機緣,導致后來的變故。”

        “遭遇機緣的也有可能不止他一人。”

        “嗯!”玄素道,“很多前輩都在玉冰界的雕像底座留下了印記,但是在無靈界只有女帝留下了族徽印記,為什么?”

        “這個問題我們分析過,那時候沒有傳送陣通往無名界,女帝只能是通過飛渡離開。”宛橋說道,“后來女帝只帶著玉方冰回去過,而沒有其他前輩同行,直到最后一次帶回了赤炎女帝。”

        “的確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玄素道,“從風野府之后再也沒有發現過任何印記。”

        “我聽大師姐說過,在許多地方都留下了女帝的傳聞,玄機先生也沒有發現相關的記載。”宛橋道,“如果僅僅是搜索失蹤前輩們的印記,安季的部署完全沒問題,真正的關鍵應該是大師姐他們四個小隊。”

        “繼續!”

        “正如大師姐說的,他們都和二位女帝最近,而且又都是來自無名界,尋找印記時會有感知。”宛橋道,“大師姐得到了女帝的火焰和丹鼎,機緣巧合融合了女帝的雙重屬Xing,元罡得到了赤炎女帝的火焰和爐鼎,蕭九是唯一見過女帝的,蕭瑤是赤炎女帝的后人,小七和辛燈隨行還有安全方面的考慮。”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