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附近的香水
        輝煌地產背景深厚,一般人除非吃錯藥了,才敢算計他們。(m♀)

        可是當地的項目負責人非常確定,絕對是有人故意使壞。

        然而當地干部的回答很狡猾,令他想發作都找不到理由,所以只能找人施壓。

        事實上他更想搞清楚的,是誰在背后害自己。

        負責通知的人肯定什么都不會說,但是輝煌地產的腦門上有天線,從上往下查并不難。

        于是很快地,趙總就了解到,是集團的財務總監,在國外旅游的時候得罪了古家小公主。

        財務總監……怎么說呢?其實是太子爺的老媽選定的,不是絕對的關系戶,而是自身確實有些管理能力,卻又比較聽話,算是夫人了解集團的一個耳目。

        這件事情,趙總不好直接找總監,于是找太子爺告狀。

        嚴格來說,這點小事也不值得驚動太子爺,但是趙總又了解了幾個項目,得知那些項目也出現了異常,只是目前時間還短,暫時看不太出來什么。

        文家太子爺并沒有當即表態,只是表示我知道了,然后反手聯系跟著郭總監的人。

        等他確定,確實是郭總監主動挑釁了一群美女之后,禁不住勃然大怒:古老三是死了,但是古老三的女兒,在古家的地位可不低。

        再說了,古老三的老婆,那也不是個毫無背景的人,人家想要發難的話,也能在幾個城市給輝煌地產添堵。

        面對太子爺的怒火,郭總監賭咒發誓說,自己真的不知道對方是古家的人。

        太子爺哪里會管這些?直接明確地告訴他,公司對片子的贊助取消,你如果不能獲得對方的原諒,就不用回來了……

        文家其實不怕古家,太子爺甚至想過,要是古家無事生非,他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人被對方欺負了。

        但是自家的馬仔,主動去挑釁古家的小公主,而且還是很作死的那種,他處理起來也絕對不手軟——好Se不是錯,撩撥錯人,那就是天大的錯。

        郭總監連解釋的膽量都沒有,這時候他哪里敢說:我是想先幫您探探路?

        壓了電話之后,他屁滾尿流地去找那一行人——他身邊有跟班暗暗跟隨,知道對方的住處。

        然而非常遺憾,那幫人今天早上的飛機,已經飛曼谷了……

        馮君他們飛到曼谷之后,直接在當地找了地陪和汽車,然后進入各大購物中心,各種買買買。

        王海峰他們是打算幫馮君“帶貨”的,不過馮君表示,這點貨我自己就能搞定。

        那大家就不客氣了。

        沒有誰是專門為了走私才來的,眾人此來主要是游玩,順便幫馮君打一打掩護,但是既然已經來了,又帶著納物符,不多買點東西也說不過去。

        所以,就連八個人里“最窮”的梅老師,都買了一百多萬的奢侈品,然后又從馮君這里拿走兩千萬,繼續買買買。

        用她的話說就是,她打算回去之后,把這些奢侈品打包賣給什么人,她的要求也不高,掙個三四百萬就行——“以后要把心思用在修煉上了,得先多掙點錢。”

        要知道,好風景在錢財方面,一向是看得很開的,她不缺掙錢的手段,花錢也不小氣,雖然不能成就大富,但絕對算得上是富裕人群。

        一向大方的她,竟然考慮借錢賺錢了,可見她真的打算用心修煉了。

        結果王夫人直接打包票,“你也不用找人了,貨我全包了,我加價百分之十五買你的。”

        王夫人家里錢不是很多,但是王海峰家錢多不是?

        她覺得自己是在幫好風景,楊玉欣和紅姐卻是揚一揚眉Mao,心說你還真不算大方。

        這倆也有自己處理商品的渠道,紅姐認識走水的人,楊玉欣則是打個招呼就能直接把水貨當正品賣的主兒——沒誰會認為,堂堂的楊主任會拿a貨來賣。

        簡而言之,這樣的八個人,又不缺錢,會掀起怎樣的購買狂CHAO,那是可想而知。

        “最窮”的梅老師都買了兩千萬出頭的奢侈品,其他人更不用多說了,掃了兩天貨之后,眾人買了接近兩個億的奢侈品。

        “這歐萊雅本地有工廠,價錢比較便宜……怎么賣啊?”

        “女士您好,這是套裝,一套僅售三千八百泰銖。”

        “七百多華夏幣,確實不貴,有多少?我全要了。”

        “女士,這個……我們這里一共有兩千多套存貨,您確定全要嗎?”

        “全要了,又沒多少錢……今晚還上貨嗎?”

        當然,歐萊雅其實算是二線品牌,買起來感覺是很大一堆,那些一線的化妝品才恐怖,一個二十寸的包,能放下兩萬多的貨物。

        也就只有這樣的買法,才能兩天花掉這么多錢,而他們這八人的購物團,也在兩天之內傳遍了奢侈品商圈,就這還是馮君不怎么買,王海峰的凡人版納物符容量有限。

        曼谷不少商家紛紛驚嘆:華夏人的購買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兩天之后,終于有人聯系紅姐了:貨已經備好了,價值八千萬的香水,各大品牌香型都有,白板包裝,隨時可以交貨。

        紅姐這邊,前期已經把錢帶到濠江了,至于濠江那邊怎么運作,也不需要她操心——從這點上說,有組織的人確實不一樣,馮君上一次可是派了王海峰和徐雷剛親自去賭場。

        這邊多準備了三千萬的貨,而且也信得過紅姐,打算先全部交貨,回頭去國內收欠款。

        反正江湖人的世界,這么做很正常,她立得起這旗號,就有相應的地位。

        馮君跟她商量一下,約在了次日上午十一點。

        交貨地點是在曼谷的郊區,曼谷這個城市非常大,一千多萬人口,要知道整個暹羅的人口,都不到七千萬,曼谷就占了六分之一。

        城郊距離馮君所在的市中心,就相當遙遠了,這個自不必表。

        馮君帶著好風景和紅姐,按時來到了交貨地點,那里已經停了四輛車,除了一輛用來接送游客的豪華大巴,還有三輛大型的廂式貨車。

        交貨地點是在一片叢林里,熱帶地區的樹木長得非常高大,起碼無人機之類的,看不透樹枝下方的人類活動。

        負責交貨的是一個黑瘦男子,一副馬來人種的長相,但是一米七五的個頭,又讓他有一些鶴立雞群的感覺。

        男人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初次合作,濠江何爺說還有以后,為了表示誠意,這四輛車你們只管開走……能還回來最好,還不回來也無所謂。”

        這口氣,確實是像做大買賣的,備貨的時間雖然長了一點,但是……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是暹羅產的,而且全球的供貨也都是有章法的,短期內就不可能備全貨。

        不過馮君笑一笑,“我們三個人來,開走四輛車,有點麻煩。”

        男人很痛快地表示,“我可以借四個司機給你,一天一共五千泰銖……他們只管開車。”

        果然,他的大手筆不是他的本意,四輛車都送了,每天的工資還要算得這么清楚。

        “再說吧,”馮君微微一笑,“可以驗貨了吧?”

        驗貨不可能全驗,否則光是搬動那些箱子,就要累死人,隨機抽取就是了。

        好風景和紅姐都是用慣了奢侈品的人,雖然遠遠達不到傳說中“聞香師”的水準,但是香水的好壞,大致的香型,還是能聞個七七八八出來。

        馮君就更不用說了,他可是可以鑒定“附近的香水”的。

        好吧,“附近的香水”是開玩笑,但是大致的化學組成他有,當然也不怕對方以次充好。

        所以這抽查,也就僅僅用了半個小時,然后馮君留下好風景看守,他和紅姐一人駕駛一輛車,離開了本地。

        梅老師這個人有點奇怪,很多時候比較謹慎,不愿意惹是生非,但是本質上講,她不是個膽小的人——否則她怎么可能經常獨自去旅游?

        她一個人面對條大漢,戰戰兢兢地守著兩輛車,左手時不時地在右手的戒指上搓一搓——她的儲物戒里不但有馮君給的手槍,還有自動步槍。

        要知道梅主任是當過兵、打過靶的人,彈奏樂器的手,用槍的水平一般,但是她真的會用。

        大概過了五十分鐘左右,馮君和紅姐坐著一輛摩的回來了——沒錯,曼谷也有摩的,還可以超載,一輛摩托就能帶倆人。

        他倆沒說把車放哪兒了,暹羅人看起來有點疑惑,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問——已經送出去的東西了,再問不是丟人嗎?

        然后他倆又把這兩輛車開走了,順便就把好風景捎帶走了,暹羅人依舊沒有理由攔著。

        其實他倆都只有小車的駕照,根本沒有開大巴和大卡的資格,但是這二位的膽子都不是一般的大——反正見過別人開的嘛。

        這一次他倆故技重施,把車開進一片樹林里,先把貨收進儲物袋,然后把車也收了起來。

        再然后,馮君取出一輛沒牌照的摩托車,載著兩名美女揚長而去。

        等行出差不多七八公里,他尋一處寬敞的地兒,將四輛車全部放了出來,然后要紅姐聯系中間人,通知對方來取車。

        既然能痛快合作,馮某人可不愿意占別人的便宜。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