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九章 离别
    0     滕护梨很是高兴,她很想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临,但别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想见任何人。()

        这段时间,都是滕护梨做好饭之后,把饭放在房间门口,和别临没?#20852;?#36807;一句话,也没有任何交集。

        自从别临知道妻子是被滕护梨杀死的事情后,便一句话也不想和她说了。

        滕护梨失落万分,加上别临自断双臂,几乎成为了废人,她内心悔恨万分,感觉无论做什么事情,也弥补不了别临心中的创伤。

        听见陈素月说要离开这里,去往镇天大都,她犹豫了一下这才说要和陈素月一起走。

        陈素月愣了一下,眼睛往里屋看了看,“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你走了,别临怎么办?”

        陈素月看着滕护梨,“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

        滕护梨垂下头,脸Se变得很难看,“有些事情并不是我能左右的,他如此厌烦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呢?”

        这段日子,滕护梨照顾别临,任劳任怨,虽然心中背了个很大的包袱,但因为陈素月在,能够和她聊聊天,她心情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这时候,她听说陈素月要离开凤州,去往镇天大都,平静的心情又掀起了波澜。

        虽说魏英已经被消灭了,以后没有人会来找别临的麻烦,但滕护梨心中还是很不平静。

        她不知道该如何独自面对别临。

        “你不是一直想和别临在一起么?现在是个很好的机会,虽说他现在还在生气,但男人最受不了女人的温柔,只要你坚持下去,有天他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陈素月知道别临并不是个会一辈子记仇的人,他现在不理会滕护梨,是因为心中还有个坎过不去。他还不能接受滕护梨是间接害死他妻子的凶手,虽然罪魁祸首已经死了。

        等哪天别临幡然醒悟过来,他一定会念着滕护梨的好。

        只是,不知道别临要多久才会想通,这需要滕护梨等待。

        不过,滕护梨似乎不愿意再等待,她坚定的要和陈素月一起回镇天大都。

        陈素月劝了几句,见滕护梨的态度很坚决,便不再说。

        两人收拾行李后,?#25165;?#22909;别临的孩子,和别临告别之后,往镇天大都而去。

        一路上,滕护梨心情很是低落,陈素月为了照顾她的情绪,走得很慢。

        两人一路上游山玩水,消遣心情。

        走到一处小镇,两人找了个客栈休息,滕护梨依旧闷闷不乐,等到陈素月准?#24863;?#24687;一会儿的时候,她说自己睡不着,想出去走走。

        陈素月叮嘱她小心些,便?#19978;?#20241;息一会儿。不知睡了多久,醒过来时突然发现桌上多了好几盘菜。

        香味弥漫在房间里,陈素月饿得肚子咕咕叫,爬起身来走到餐桌前,忍不住香?#29420;?#21520;虎咽起来。

        吃了几口,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些饭菜是哪里来的?

        正想间,门咯吱一声开了,滕护梨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见陈素月吃得津津有?#21486;?#19981;觉脸上显出兴奋之Se。

        陈素月抬起头来,嘴里包着一口菜,“什么事那么高兴?”

        滕护梨抑制住内心的喜悦,用手捂住嘴,“没什么,见你吃得很高兴,我也很高兴。”说着,走到床边,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不住偷笑。

        陈素月感觉莫名其妙,看着滕护梨捂着被子偷笑的神情,感觉莫名其妙。

        似乎,她今天的心情好了很多。

        吃过了饭,陈素月躺到床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陈素月问她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么?

        滕护梨摇头说没有,她只是想到要回镇天大都了,因此高兴起来。说完,侧过脸去,不再和陈素月言语。

        陈素月感觉,绝对不会是滕护梨说得那么简单。

        夜晚时分,陈素月睡得正香的时候,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急忙睁开眼睛,只见另一张床上,滕护梨坐起身来。

        她伸出?#39277;?#23519;陈素月有没?#20852;?#30528;,陈素月急忙闭上眼睛,装作?#20102;?br />
        确定陈素月睡着后,滕护梨披上了?#36335;那?#30340;走到门口,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陈素月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立即跟了出去。

        白天时分,往日颓废的滕护梨突然变得精神振奋,而且面带笑容,她就觉得很奇怪,心中想着莫不是思念成狂?如果不是的话,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事情。

        跟着阿梨走出了房间,却见她进入了另一个房间。陈素月急忙跟上去,?#37027;?#36148;着房门观察里面的情况,只见滕护梨正对着谁说话。

        她往前移动了几分,看见了和滕护梨说话的人,没想到是别临的孩子。

        陈素月很有些惊讶,别临的孩子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阿梨?#36947;?#30340;?

        她伸出手,推门而进。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