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九章 離別
        滕護梨很是高興,她很想第一時間把這件事情告訴別臨,但別臨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想見任何人。()

        這段時間,都是滕護梨做好飯之后,把飯放在房間門口,和別臨沒有說過一句話,也沒有任何交集。

        自從別臨知道妻子是被滕護梨殺死的事情后,便一句話也不想和她說了。

        滕護梨失落萬分,加上別臨自斷雙臂,幾乎成為了廢人,她內心悔恨萬分,感覺無論做什么事情,也彌補不了別臨心中的創傷。

        聽見陳素月說要離開這里,去往鎮天大都,她猶豫了一下這才說要和陳素月一起走。

        陳素月愣了一下,眼睛往里屋看了看,“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你走了,別臨怎么辦?”

        陳素月看著滕護梨,“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

        滕護梨垂下頭,臉Se變得很難看,“有些事情并不是我能左右的,他如此厭煩我,留在這里還有什么意思呢?”

        這段日子,滕護梨照顧別臨,任勞任怨,雖然心中背了個很大的包袱,但因為陳素月在,能夠和她聊聊天,她心情也沒有差到哪里去。

        這時候,她聽說陳素月要離開鳳州,去往鎮天大都,平靜的心情又掀起了波瀾。

        雖說魏英已經被消滅了,以后沒有人會來找別臨的麻煩,但滕護梨心中還是很不平靜。

        她不知道該如何獨自面對別臨。

        “你不是一直想和別臨在一起么?現在是個很好的機會,雖說他現在還在生氣,但男人最受不了女人的溫柔,只要你堅持下去,有天他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陳素月知道別臨并不是個會一輩子記仇的人,他現在不理會滕護梨,是因為心中還有個坎過不去。他還不能接受滕護梨是間接害死他妻子的兇手,雖然罪魁禍首已經死了。

        等哪天別臨幡然醒悟過來,他一定會念著滕護梨的好。

        只是,不知道別臨要多久才會想通,這需要滕護梨等待。

        不過,滕護梨似乎不愿意再等待,她堅定的要和陳素月一起回鎮天大都。

        陳素月勸了幾句,見滕護梨的態度很堅決,便不再說。

        兩人收拾行李后,安排好別臨的孩子,和別臨告別之后,往鎮天大都而去。

        一路上,滕護梨心情很是低落,陳素月為了照顧她的情緒,走得很慢。

        兩人一路上游山玩水,消遣心情。

        走到一處小鎮,兩人找了個客棧休息,滕護梨依舊悶悶不樂,等到陳素月準備休息一會兒的時候,她說自己睡不著,想出去走走。

        陳素月叮囑她小心些,便躺下休息一會兒。不知睡了多久,醒過來時突然發現桌上多了好幾盤菜。

        香味彌漫在房間里,陳素月餓得肚子咕咕叫,爬起身來走到餐桌前,忍不住香味狼吐虎咽起來。

        吃了幾口,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些飯菜是哪里來的?

        正想間,門咯吱一聲開了,滕護梨端著一碗湯走了進來,見陳素月吃得津津有味,不覺臉上顯出興奮之Se。

        陳素月抬起頭來,嘴里包著一口菜,“什么事那么高興?”

        滕護梨抑制住內心的喜悅,用手捂住嘴,“沒什么,見你吃得很高興,我也很高興。”說著,走到床邊,伸了個懶腰,躺在床上不住偷笑。

        陳素月感覺莫名其妙,看著滕護梨捂著被子偷笑的神情,感覺莫名其妙。

        似乎,她今天的心情好了很多。

        吃過了飯,陳素月躺到床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陳素月問她遇到了什么開心的事情么?

        滕護梨搖頭說沒有,她只是想到要回鎮天大都了,因此高興起來。說完,側過臉去,不再和陳素月言語。

        陳素月感覺,絕對不會是滕護梨說得那么簡單。

        夜晚時分,陳素月睡得正香的時候,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她急忙睜開眼睛,只見另一張床上,滕護梨坐起身來。

        她伸出頭觀察陳素月有沒有睡著,陳素月急忙閉上眼睛,裝作沉睡。

        確定陳素月睡著后,滕護梨披上了衣服悄悄的走到門口,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陳素月睜開眼睛坐起身來,立即跟了出去。

        白天時分,往日頹廢的滕護梨突然變得精神振奮,而且面帶笑容,她就覺得很奇怪,心中想著莫不是思念成狂?如果不是的話,一定是遇見了什么事情。

        跟著阿梨走出了房間,卻見她進入了另一個房間。陳素月急忙跟上去,悄悄貼著房門觀察里面的情況,只見滕護梨正對著誰說話。

        她往前移動了幾分,看見了和滕護梨說話的人,沒想到是別臨的孩子。

        陳素月很有些驚訝,別臨的孩子怎么會在這里?難道是阿梨偷來的?

        她伸出手,推門而進。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