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2章 原來是幻覺!
        “喂,你不要太過分了!”孫妙涵不滿道。(m)

        蕭天終于表現出了不耐,嗆聲道:“那我應該叫你什么,妙妙?!誒,妙妙好像挺好聽的。”

        孫妙涵簡直要有崩潰的趨勢:“你非得從我的名字當中挑出一個字,然后以疊字為稱呼嗎?”

        “當然了!”蕭天十分正經的說道:“你沒聽我說要跟這位兄弟好好聊聊嗎?”

        “既然是好好聊聊,那么肯定雙方都要保持公平,保持稱呼上的公平,這是最起碼的。”

        聽完這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孫妙涵有些無力的道:“請你還是叫我全名吧!”

        蕭天想了想,點頭答應道:“好吧,既然你這么堅持,那也只好如此了!”

        孫妙涵還沒等松一口氣,便聽到蕭天有道:“你現在有孕在身,生氣的話萬一動了胎氣就不好了!”

        我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好嗎?!

        此時,孫妙涵看向蕭天的目光,也跟對面的男子開始隱約相同起來,都是恨不得欲除之而后快。

        然而,蕭天對此卻表現的毫無所謂,接著說道:“剛剛說到哪兒了,哦對,既然你這么喜歡孫妙涵,那么為什么我卻看不到一點應有的樣子呢?”

        “糾正一下,我不是喜歡涵涵,而是愛,我愛涵涵,懂嗎?!”男子十分嚴肅的做出更正。

        “好,既然是愛的話,在我看來,你根本就不夠資格說愛!”蕭天同樣十分嚴肅的說道。

        “呵!”

        男子冷笑一聲,似乎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接著聲音陡然提高八度:“你知道我們之間經歷過什么,為了涵涵,我可以苦等三年,你能嗎?!”

        面對男子的厲聲質問,蕭天不動聲Se的搖搖頭表示否認。

        “既然你做不到,又有什么資格對我指手畫腳?”仿佛抓到機會一樣,男子乘勝追擊道。

        蕭天不慌不忙的說道:“你所謂的愛,就是單方面的牢記自己的付出嗎?你可曾問過孫妙涵本人,愿不愿意,又接不接受你所謂的愛?!”

        “如果你真的愛她,在剛剛看到她很幸福的樣子時,就應該默默拭去眼角的淚水,然后在心里給她道一聲祝福,之后永遠的消失在她的世界當中。”

        聽到這番話,孫妙涵簡直感動的眼淚都要流下來,雖然中間的那幾句煽情的話與其內心所想不符,但結果卻是十分的認同。

        對對對,永遠消失才好!

        然而,男子卻反駁道:“那是因為涵涵同樣深愛著我,所以寧可自己受傷也要說出違心的話,所以我才更要不辜負她的期望。”

        這種將自己的主觀臆測,強行加到她人身上的話,著實讓蕭天和孫妙涵都有些無語。

        但蕭天是何許人也,轉瞬間就找好了說辭,說道:“如果按照你這個邏輯,我可不可以認為,你是為了不辜負孫妙涵對你的“愛”,所以才口口聲聲說愛她。

        “但在你的心中,其實根本就不是真的愛她,而是為了怕辜負她呢?!”

        男子當即氣的渾身顫抖:“胡說八道!我對涵涵的愛,天地日月都可以作證!”

        “那就請你拿出證據吧!”

        蕭天坦然道:“剛剛你也說了,天地日月都可以作證,現在你只需要拿出任意一個來作為證明,那么就算我輸。”

        “你!”

        男子如欲發狂,開口道:“你這是詭辯,還有,你憑什么要站出來跟我對質?!”

        “因為我是孫妙涵肚子里孩子的爹啊,這個身份難道不夠嗎?!”蕭天理直氣壯的說道。

        說到此處,男子暮然間將目光轉向了孫妙涵的肚子:“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那個混蛋的嗎?!”

        孫妙涵臉Se一變,一時間竟然有些畏懼之意,但還是用力的點頭確認。

        得到肯定的答復,男子仰面向天,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

        事到如今,他心知再多的辯論都沒有用,事實已經無法挽回,一切的言語都顯得蒼白無力!

        既然如此……

        男子的目光當中閃過一抹兇狠,朝著孫妙涵逼近而去。

        “你要干什么?!”孫妙涵當即一驚,忍不住朝后微退半步。

        “我要除掉那個孽種,然后我們再生一個。”男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孫妙涵怒道:“你這個人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我早就說過,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請你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涵涵,不要再口是心非了,如果你對我沒有興趣,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怎么可能被我的才華而傾倒?!”

        一邊說,男子一邊慢慢的朝著孫妙涵走去,屹然一副我已經把你看透,所以不要再過多解釋的樣子。

        “愣著干嘛,快幫忙啊!”看著怎么說都沒用的男子,孫妙涵焦急的朝蕭天求助道。

        “怎么幫,我又打不過人家。”蕭天攤攤手,一副我愛莫能助的模樣。

        孫妙涵氣的咬牙切齒,不明白為什么經過蕭天的一番話后,面前這個自己的狂熱追求者,竟然把目標對準了自己。

        情急之下,孫妙涵也顧不得太多,只好說道:“孩子是無罪的,你要找也應該是找孩子的爹啊。”

        “沒關系,等我除掉那孽種,自然不會放過那孽種的爹!”男子說著,腳下的步伐卻是不曾停止。

        看著一臉無助的孫妙涵,蕭天嘆息一聲,接著一手持著隱身玉佩,腳下猛然一踏,瞬間沖到了孫妙涵的面前,一把拉住了她柔若無骨的玉手。

        接著,在男子的眼中,兩道身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氣息都消散的一干二凈,似乎兩人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半響,男子的雙眼緩緩睜開,將感知力收回到Ti內,有些奇怪的喃喃自語道:“難道我真的是因為對涵涵太過思念,而產生幻覺了?”

        男子眉頭一皺,思索良久露出一個釋懷的笑容,輕聲道:“看來是真的出現幻覺了,我就說涵涵不可能對別的男人動心啊!”

        隱身狀態下的蕭天,看著男子離去時略顯落寞的身影,看向身旁的紀丹彤道:“你到底對他做了什么,怎么好像精神不太正常的樣子?”

        “噓!”孫妙涵連忙伸出一根手指,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仿佛生怕剛剛的男子聽到蕭天的說話,會再一次的折返回來。

        蕭天見此一幕,很快便了然了孫妙涵的擔心,解釋道:“放心,我們說話他不會聽到。”

        (本章完)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