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928章:塔開,三猴遇!
        “嗡——”

        “轟隆——”

        這天,太初離開后,只見造化混元塔一顫,附著的塵埃散去,一聲巨響,徹響整個仙界。(手機閱讀)

        只見沉寂很久的造化混元塔一聲嗡鳴后,光芒萬丈,照耀整個仙界。

        太初沒必要出來昭告洪荒,經常出來對洪荒生靈道心有影響,除了外界入侵太初會站出來,一般的事情,太初絕不會出來。

        這就是修為太高,近乎于道的弊端,這般高手每個呼吸都能改變軌跡,太初要是整天攪動洪荒,會對洪荒造成未知的變化。

        他這樣的修為,的確適合當一個幕后的黑手,當一個隱世卻掌控全局的存在。

        因此在造化混元塔被太初改變后,太初來到了紫霄宮里,此后一揮手,有了造化混元塔此刻的征兆。

        金光萬丈的造化混元塔,猛地拔高,像是頂天立地的撐天神柱。

        ——

        “這是什么?”有生靈震撼的問。

        “呵呵,不是說沒見過先天至寶嗎?其實先天至寶很好見到,這造化混元塔就是隨時都能看到的至寶。”一道人回答道。

        “這不是那座東方山峰嗎?竟然是至寶?”

        “是的,這就是至寶造化混元塔,師門傳下來的傳說不會錯的,師門記載中,很久前造化混元塔開,考驗生靈道心和境界,據說……”這道人說著說著臉Se變了。

        “據說什么?”一旁的人問道。

        “據說,造化混元開,洪荒機緣來。”這道人失神道。

        “現在這是開了嘛,機緣呢?”

        “是啊,所以機緣來了,哈哈……,機緣來了。”這道人笑了,開始是顯擺自己的博學,慢慢的想起造化混元塔的機緣后,他激動了。

        說完,急忙道:“道友,快快去準備,機緣來了,哈哈……”

        這兩人是兩個太乙層次的生靈,見識到造化混元塔的變化后,迅速的飛去。

        和兩人相同的很多。

        當東方一眾高手飛來后,終于見識到了造化混元塔。

        “和傳說的不一樣?”有修士看著九層的造化混元塔道。畢竟他們師門,或長輩有過記載。

        “是啊,師門記載塔高十二層。”

        “不對,是二十四層,你們記錯了。”

        “明明師門記載的是三十六層。”

        “……”

        “好了!別吵了,無知!”終于,一幫小輩的爭吵,讓一準圣層次的高手怒了。

        這準圣修為的高手道:“一幫無知的小輩,你們記載的都是此前造化混元塔之前極品靈寶時的記載,那時候為了考驗生靈,塔身千變萬化,修為低的和修為高的看到的不同,現在九層是至寶層次造化混元塔第一次開啟,計較到底高幾層有何用?”

        “善,這位道友所言有理,這是至寶層次后,造化混元塔第一次開啟,我們運氣好。”又有一隱藏的準圣忽然道,把眾人驚得不輕,兩個準圣道君。

        不過,也有人疑惑的問:“前輩,我們就這么看著,為何不進入?”

        “哈哈……”準圣高手笑道:“無知!這造化混元塔不是想進就能進的,需要經過考驗,這考驗還沒出來呢如何進?”

        “可是前輩,考驗在那?我們怎么去考驗,要是一會大勢力來了,我們就是等待考驗也要排在后面,說不定造化混元塔結束了我們都輪不上號。”一小輩金仙擔憂的說道。

        “哼!”這準圣高手一聲冷哼。

        他也知道大勢力喜歡清空,喜歡獨霸一方。不是他們大勢力的屬下很難有機會靠近。

        可是能怎么辦?誰叫人家是大勢力,因此這準圣道君,被金仙小輩觸動了無奈之處。

        好一會……

        只見一面Se略顯Yin冷的大羅道:“貧道無門無派,散修一個,等大勢力來了恐怕會沒機會,與其那樣不如博一下。”

        只見這Yin冷的道人二話沒說,跨出了沒有任何阻礙的地域,向著造化混元塔而去。

        這把一眾圍觀的驚得不輕。

        他們先天的認為,前面定有危機,不敢靠近,至于發現不了前面的危機……?他們先天的認為自己修為低,看不到前面的危險。

        從沒想過,或許前面壓根沒有危機和考驗,是一片無任何阻礙的空地。

        這Yin冷的大羅修士,不甘心等待,等待的代價就是,一會大勢力來了,清空散修,散修想要進入恐怕會經歷重重大勢力阻礙。

        所以,沒管危險,求道不就是一往無前嗎。

        結果!

        “嗡——”

        造化混元塔九層,閃爍著光芒的有八層。

        這大羅靠近造化混元塔十萬米時,被一道光芒籠蓋,此后被攝取,向著第六層而去。

        “他!”

        “他,是遭遇危險了,還是進去了?”

        “這,怎么沒有考驗?”

        “他死了吧?”

        一時間,周圍圍觀的全都傻眼了,這Yin冷大羅修士是死了,還是進去了?

        “前輩,這?”

        一眾修士不安的看著準圣道君。

        準圣道君一愣,不明所以。

        但是,此前這大羅的行為讓他一陣悸動,自己何時起開始膽小怕事了。

        忘了自己生于毫末,一個散修成了此刻準圣道君的層次。

        自己此刻的成就,不就是一次次的生命危急中搏出來的嗎,怎么膽小了,怎么道心怕了?

        想到此,這準圣道君猛地一顫,沒理會眾人的詢問,毅然進入。

        “嗡——”

        他被第七層攝取了,進入了第七層。

        “這?”

        “怎么回事?”

        “是啊,要不要考驗,有沒有前輩指點一下?”

        周圍的生靈蒙了。

        “死就死,我區區一金仙怕什么。”只見一金仙一咬牙,等待的代價可能是毫無收獲,準圣和大羅前輩都不要命了,自己這金仙怕什么。

        “嗡——”

        同樣,他被造化混元塔攝取了,是被第四層攝入的。

        “哈哈,準圣道君、大羅尊者,金仙前輩都敢,我區區一玄仙怕什么,死就死。”只見一玄仙也豁出去了。

        “嗖——”造化混元塔第三層攝取了。

        “我就更不怕了,我區區一真仙怕什么。”一真仙小輩第一次這么風光,真仙在仙界螻蟻一樣的存在,沒想過自己能有這么風光的時候。

        周圍至少有近百準圣道君,近萬大羅尊者,數不盡的太乙、金仙看著,他感覺太風光了。

        這真仙層次的小輩,踏入十萬米后,被造化混元塔二層攝取了。

        “果然嗎?”之前一隱藏的道君嘆息道。他心想:可能這次造化混元塔開啟不一樣了,沒了考驗,可以直接進入。

        旋即只見他一揮手,一天仙層次的小輩,懵懂無知的被他扔進了十萬米范圍。

        這天仙小輩,帶著慘叫被造化混元塔一層攝取了。

        這人終于松了口氣。

        而這時!

        只見一準圣忽然站了出來,“諸位道友,且看:——這造化混元塔九層,但是光芒環繞的有八層,第一層是天仙,第二層是真仙,第三層是玄仙,第四層是金仙,第五層是太乙,第六層是大羅,第七層是準圣,那么第八層是……”

        他收住了聲,不言而喻,第八層代表什么不用說了,甚至有些生靈不敢想了。

        “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剛才都有進入,大羅和準圣前輩也進入第六層和第七層,唯獨第五層沒有太乙層次實驗,晚輩不才區區太乙修士,愿意試一試。”那大膽預測的準圣道君剛說完,就見一太乙層次的站了出來。

        說完一咬牙進入了被攝取范圍。

        “嗖——”第五層一道金光閃過,這太乙層次進入了。

        “果然!”

        “嘶嘶——”

        眾人驚訝了,而這時更多的人趕來了。

        當得知了造化混元塔開啟了八層,對應八個層次后,尤其是還有圣人的層次后,一些大勢力剛趕到的人手迅速向族地稟報。

        這次不一樣,沒了最初的考驗,可以直接進入,這消息整個洪荒趕來的都知道了。

        “轟隆——”

        不一會,整個洪荒整動。

        只見無數流光,迅速的向著造化混元塔而來。

        龍族、鳳族、麒麟族,太古霸主來了。

        人族、巫族、妖族、上古霸主來了。

        三清、接引、準提等來了。

        鎮元子、女媧、重明鳥等,無量門下來了。

        蠻族、中部散修聯盟、東海散修聯盟、北海鯤鵬、血海冥河……等等荒古族群族長,太古大勢力、散修聯盟、大能等都來了。

        開始清掃周邊,頂級大勢力各自占據一方。

        大勢力、大能等,也占據一方。

        整個造化混元塔的周圍,被大勢力清空了。

        霸占他們都不敢,畢竟這是太初的造化混元塔,還有這么多散修存在,霸占會導致天怒人怨。

        但是占據一方你們管不著吧,看不順眼來做過一場啊?

        這就是頂級大勢力,各大散修聯盟的強悍。

        得到屬下稟告時他們沒在意,尤其是幾個圣人,造化混元塔開不開與他們無關。

        但是,屬下稟告說塔開啟八層,對應八個境界,有圣人的考驗后,而且和之前不一樣后,他們坐不住了。

        圣人比任何人都激動。

        有對圣人的考驗,一般人對他們說他們會感到侮辱。

        但是這造化混元塔可不是一般人開的,是道尊開的,能磨練圣人,這就說的通了。

        故此,激動的圣人們迅速的趕來。

        趕來后,迅速占據了一方。

        “你,你,你,你們七個速速去。”祖龍激動的指著龍族中的七人,這七人分別是天仙——準圣七個層次。

        “是,老祖!”

        七人二話不說,依次分開,天仙龍族先開始,真仙跟上,此后玄仙、金仙,太乙。

        果然天仙一層……太乙五層,一點錯誤都沒有。

        大羅開始進入,被六層攝取,準圣開始進入,被七層攝取。

        看完后,激動的祖龍顫抖,目光火熱的盯著第八層。

        旋即一陣冷靜,看向同層次的眾多圣人們。

        其他圣人也是如此,安排七個不同的屬下一次進入,發現和龍族的一個情況。

        之后和祖龍一樣火熱的看著第八層,那泛著紫光的第八層。

        至于第九層灰蒙蒙的,他們不敢想,不敢想那是對應混元無極金仙的考驗。

        “我先來,我無量門你們放心。”忽然間,只見重明鳥站了出來。

        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后,眾圣人點了點頭,重明鳥走向造化混元塔。

        圣人(混元大羅)層次的他,發現進入十萬米范圍后,一樣不可抗拒的被造化混元塔攝取,區別的是他進入了第八層。

        這一舉動,整個圣人群Ti一陣‘獸血沸騰’,立馬開始看向彼此。

        “諸位立誓吧,這是道尊仁慈給我們機會,但是需要立誓,不管哪個勢力,我們進入考驗后,都不能在此前間攻擊其他勢力,否則共同攻罰之。”帝俊說道。

        圣人激動,卻沒有立馬進入的原因就是這個。

        也是重明鳥那句:我無量門你們放心的原因。

        他們不僅是圣人,還是各大勢力的定海神針,怕自己進入考驗后,自己的后方不穩。

        誰知道考驗圣人的磨練有多久,要是幾千幾萬個元會,出來后真怕物是人非。

        所以先立誓,都不能在接受考驗時擅自攻擊其他勢力,若是違背了誓言,出來后共同討伐,直到滅亡。

        都是有身份的,也都是家大業大羈絆很多的,自然都答應了。

        幾個勢力的圣人,包括鎮元子和女媧都開始立誓。他們是無量門,可也有自己的勢力,不敢沒有保證,他們放心自己,別人還不放心他們呢。

        所以,十幾個圣人都立誓。

        但是,意外出現了。

        “二弟,你糊涂啊!你怎么能不去,這是天大的機緣。”接引一愣,旋即很生氣,二弟傻了嗎,竟然說自己不去。

        “大兄非是我不想,可是我冥冥中感覺有危機,去不得,去不得啊!”準提忙解釋道。

        “這?危機,怎么會有危機?”接引驚詫的問。

        “大兄我說不清,可本源深處的危機,進入我會有危機,巨大的危機。此外這是要排名的,我恐怕,恐怕……”準提滋滋嗚嗚的。

        恐怕是倒數第一,他臉皮薄沒好意思說。

        接引蒙了,倒是忘了這的確也是一次排名,第一出來的圣人,可不就代表修為最低嗎?

        “排名無妨的,進步才是主要的。”接引還是勸解道。

        準提一臉苦悶,“排名不重要我知道,可不安卻很危險,我不能去,不能去。”

        準提本源深處的一團黑影,影響著他的心境,這團黑影神魔莫測,要不是佛教強大的氣運壓制,可能早在被孔宣擊退分身的時候就控制不住了。

        而這時!

        帝俊又道:“諸位沒有意見就進入吧。”

        “等一等!”準提。

        “準提你想干嘛?”眾圣。

        “本佛母退出。”

        “你?!”眾圣。

        眾圣一愣,聽到了什么,準提竟然不珍惜這樣的機會,他竟然要退出。

        “諸位道友放心,本佛母一樣會立下誓言,你們進入的期間,我將坐鎮靈山不出,若有違背形神俱滅。”準提見眾人目光不善,立馬說道。

        接引卻搖了搖頭,越來越不懂二弟了,不知道二弟想什么,這么好的機會竟然不去。

        準提說不去,一下子打斷了眾人的激動,紛紛猜測準提為何不去,他想干嘛?

        可是無量門的卻不管了,這不是耽誤時間嗎,師尊還能害自己不成?

        尤其是乙木,乙木抽出時間來磨練,很忙的,還要坐鎮飛仙臺的,因此道:“貧道不管你們,你們去不去和貧道沒關聯,貧道懶得和你們浪費時間,貧道去也。”

        乙木不在乎他們的擔憂,自己光棍一個,沒弟子,有老師,不怕什么。

        乙木也不理會他們,瞬間進入了。

        這一舉動,因準提退出的眾圣忽然想開了:他準提不去,自己瞎想什么,道尊還能害自己不成?想害自己用得著這么麻煩,一句話的事。

        “我三兄弟誓言立下,我們先進去,你們好好想想。”三清老子為首說道。

        他們本就沒多少人手在仙界,各自的道場都有大陣,也不怕這些,耽誤不起,快點進去吧。

        對圣人磨練的第八層,想想就激動。

        三清也進去了,真正的大勢力,人族、巫族、妖族、龍族、鳳族、麒麟族更恨準提,搞什么幺蛾子。

        “誓言立下,本教主先去了。”

        “本圣母也立下誓言,你們放心就可,我先去了。”

        鎮元子和女媧才不擔心師尊的造化混元塔害自己,見三清去了,立馬追了上去。

        “該死!”祖龍憤怒的看著準提,這個壞事的家伙。

        “諸位放心,我兄弟二人既然立下了誓言就不反悔,反悔的代價我們佛教也承受不起,既然這樣,貧僧先進入。”接引也頭大,立馬表態。

        “諸位放心,我這就遵循誓言離去。”準提也迅速表態,不能再拉仇恨了,有苦難言啊。

        “嗡——”接引進入了。

        而見接引進入后,準提道:“阿彌陀佛,告辭了。”

        說完,不心動是假的,進步的機緣啊,可自己不能進去,進去會有巨大的危機,甚至是毀滅的危機。

        準提不知道危機哪來的,但不敢賭,眼熱的離去了。

        “哈哈……”

        終于,伏羲笑了。

        “這準提怕是排名最后吧?”伏羲想到了此前的造化混元塔的排名。

        祖龍他們不太清楚,伏羲可是很清楚的。

        “哈哈,看來是這般。”帝俊也笑了。

        “哼,懦夫!”燭九Yin一如既往的冷傲。

        只剩下他們六個,其他進入的進入,走的走。

        六大勢力的圣人嘲笑準提歸嘲笑,嘲笑完,各自彼此對視一眼打算進入。

        這時!

        “諸位,世人都知道我六大勢力不分伯仲,諸位道友這次可敢比一比?不多,誰第一出來,誰獻出五件先天靈寶給前五怎么樣?”祖龍嬉笑的看著燭九Yin和帝俊。

        兩人很強他承認,但是比境界和道心,他更相信自己以及圓滿的伏羲和祖麟、祖鳳。

        在祖龍看來,不出所料的話,境界道心最差的,是燭九Yin和帝俊。

        燭九Yin和帝俊心中一凜,動怒不至于,那樣顯得不自信和幼稚。

        都是一方勢力的最頂層,豈能輕易動怒,怒也是心中憤怒。

        “哼,怕你不成,就這么說定了。”燭九Yin冷笑道,說完向著造化混元塔而去。

        “本皇沒意見。”伏羲一笑,說完也向著造化混元塔而去。

        “我會輸?可能很難。既然如此,賭了。”祖鳳一笑,旋即看了眼帝俊,說完走向造化混元塔。

        “呵呵,有趣有趣。正好,前不久倒霉,被外界的土著禍害了我麒麟領地,損失不小。能得到一靈寶本祖也不嫌少,賭了。”祖麟一笑,話里透露著贏定了。

        “帝俊怎么樣?”祖龍看著老對手,妖族和龍族的矛盾目前最大。

        “祖龍,閉上你的嘴,本皇賭了,哼!”帝俊很生氣,這是看不起自己啊,自己何懼?

        說完,沒理會祖麟和祖龍的嬉笑,走向了造化混元塔。

        “好,就這么定了!”祖龍邁著大步,最后一個走向造化混元塔。

        “嗡——”祖龍進入后,明面上的圣人全部進入了。

        ……

        “呼——”

        一眾圣人威壓一方,圣人進去后,剩下的準圣和大羅等才松了口氣。

        旋即開始紛紛的進入。

        而這時,只見巫族的六耳募得一愣。

        “你,還有你,等等!”六耳忽然喝道。

        叫住的,一方是妖族;

        一方是單獨的三個,看似是散修。

        “巫族?六耳你想干嘛?”東皇太一還沒進入,忽然六耳大喝一聲,一道金光定住了自己的一個屬下,他很不滿。

        “這位前輩請說。”看似散修的‘三人’也一愣,不過沒絲毫的懼怕。

        “哈哈,太一不要緊張,本道君沒惡意,只是這猴兒和那個猴兒和我有緣。”六耳不懼怕東皇,都是一起戰出來的,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不怕太一。

        他忽然叫住兩個猴兒,是感到了莫名的吸引。

        六耳叫住的正是妖族的赤尻馬猴,和跟隨申公豹和楊戩的通臂靈猴袁洪。

        至于赤尻馬猴和袁洪,一個是大羅天花開的大羅后期,一個是太乙五氣四氣圓滿的太乙后期,且一個妖族,一個是無量門,豈能不知混世四猴的傳說。

        早就聽聞他們四猴中,最早誕生,也是最強的六耳獼猴。

        據說已是圣人后期,斬去了三尸的存在。

        剛才兩人也感受到吸引,但地位不高不敢出聲。

        太一也知道,楊戩也知道,因此瞬間明白了。

        “你們可知混世四猴?”六耳顯得很激動,同類見同類的激動。

        四猴不相見,相見必死是不存在的。

        那是沒人教導的妖獸狀態,而此刻三人都是一方大勢力門下,不是沒有功法修煉,只能本能廝殺吞噬的‘妖獸’。

        “知曉。”赤尻馬猴點了點頭。

        “知道。”通臂猿猴袁洪也道。

        “哈哈,這就好,既然知道,那就明白我們才是同族同類,跟著我好了,叫我大哥。”六耳豪爽灑脫,戰天戰地的比巫族還像個巫族,沒有別的心思,很直接。

        “哼,六耳死了你的心吧,赤尻馬猴是我妖族的,不可能加入你巫族。不過……要不,你從巫族脫離加入妖族怎么樣?我們才是同為妖。你若來,就是我妖族的妖皇,怎么樣?”太一立馬擋在了赤尻馬猴前,笑著對六耳道。

        六耳聽聞,急的抓耳撓腮的,Xing子單純卻不傻,要是小勢力搶來就是,可這是妖族啊。

        所以,又看向袁洪。

        “前輩,晚輩是無量門四代弟子楊戩,袁洪是家師云中子道君看重的,你需要去問家師。”楊戩可不傻。自大自信也是有尺度的。

        和六耳這荒古走來的道君比,他差的遠了,扯大旗雖不屑,但這時候只能扯大旗。

        幸好!

        解圍的來了,還是來了五個。

        “好了六耳道友,和我徒孫耍什么威風,我無量門從沒阻止門下交流,過后讓通臂猿猴去拜訪你這大哥就是了。”

        磐石來了,太初的最初五大弟子也來了。

        磐石、紫玉、云裳、云霓、空靈五人。

        楊戩的危機沒了,反而六耳聽后忽然一笑:“哈哈,還是無量門道友痛快,就這么說定了,好不容易見到同類貧道失態了。”

        說完看著太一道:“太一怎么樣?讓我這小老弟去拜訪我一下如何,他還是你妖族的,我就和小老弟交流一番?”

        太一聽后,自然不會做個無情的。

        何況當著這么多人,還有無量門。

        東皇太一道:“自然可以。不過,六耳道友還是考慮考慮,來我妖族吧。”

        剛說完,祝融急了:“太一鳥廝,還是這么無恥。”

        祝融看不下去了,猴子都快被人拐走了。

        “就是,你這鳥廝很無恥。”祝融趕忙符合。

        “咳咳,諸位諸位,還進不進塔考驗?”磐石接受了楊戩的拜見后,摸著楊戩的腦袋說:好孩子,好孩子。順帶勸勸巫妖兩個老對頭,這不是打架的地方。

        何況你們的頭(圣人),還立下誓言的。

        “哼!本皇不和蠻子計較。”東皇太一忍了,和磐石等拱手示意后,帶著妖族走了。

        “小老弟,別忘了來找我啊!”六耳不忘赤尻馬猴這小老弟,追喊了一句,赤尻馬猴一個激靈。

        而六耳又對袁洪也道:“還有你,小老弟。你也別忘了,我巫族和無量門世代友好的,要來找我啊。大哥我身份導致,不好去找你們,你別忘了。”

        說完,不舍的跟著巫族走向造化混元塔。

        袁洪顫抖的點頭,表示知道了。

        過后……

        無量門的磐石五人無奈的一笑,猴子的Xing格他們知道。

        旋即,楊戩和申公豹跟著無量門的一行前輩,也走向了造化混元塔。

        楊戩免不了被師祖磐石一番交代,順帶申公豹也被勉勵了一頓。

        申公豹感受到了師門的溫暖。

        ……

        ps:7000大章。

        諸位書友,一章不代表咸魚,一章字數多頂得上三章。只是沒分成三章,為了提升數據而已。哭唧唧……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