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李萌的故事
        “表姐,我說的都是真的!”

        “絕對沒有騙你!!”

        “那只黑貓原本只有那么一點點,然后爪子突然就變大,變得跟磨盤一樣大……啪,一巴掌就把那只挪威森林貓抽飛了!”

        “還有它的尾巴!”

        “它的尾巴一抽,呼呼的,突然就變的那么長,那么粗!感覺它一尾巴能把那顆鵝掌楸抽成兩段!”

        圖書館外的小廣場邊緣,李萌攔住自己的表姐,用力揮舞著胳膊,神情激動、語無倫次的講述著自己不久前的經歷:“……后來,它的爪子倏的一下又變回去了,簡直像魔法一樣!”

        蔣玉抱著幾本厚重的參考書,抬手看了看時間,聞言無奈的嘆口氣:“萌萌!這里是第一大學,有一只會魔法、能變大小的貓很奇怪嗎?”

        幾分鐘前,渾身上下臟兮兮的小女巫沖進圖書館,在圖書館管理員發怒之前,將自家表姐從自習室里拖出來,然后手舞足蹈的講了一遍不久前的遭遇。(m♀)

        從她用魚干賄賂貓群捉老鼠,到那只挪威森林貓中途打劫為了增加她的說服力,小女巫還將某只短Mao貓給她捉的小老鼠亮了出來,提著老鼠尾巴在蔣玉面前晃了晃然后再講到Mao絨熊在野貓面前一觸即潰、潰不成熊,然后是那只小黑貓從天而降,左右開弓,將那群不懷好意的野貓打的落花流水。

        當然,其間種種描述自然夾雜了許多小女巫自己的腦補以及主觀臆斷。

        但整Ti而言,事情的大致經過與她說的并沒有什么太大區別。

        “奇怪!太奇怪了!”李萌像只兔子一樣在蔣玉左右蹦來蹦去,同時嚷嚷著:“會變大小誒!不知道它還會不會其他魔法!我一直都想要一只會魔法的動物……當然,前提是它不能是巫師變的。”

        “巫師變的貓不能有邏輯的使用魔法……蒙代爾悖論,我記得不止跟你講過一次吧。”蔣玉彎著腰,拍了拍小女巫袍子上干結的泥漿,皺著眉說道:“還有你的衣服!臟兮兮的,太不像話了。”

        “回頭就洗,回頭就洗!”李萌雙眼放光的看著天空,絲毫沒有在意表姐的數落,仍舊興致勃勃的掰著手指頭:“你說,如果我找那只黑貓的主人,能不能讓他給我配個種?我記得家里還有幾只純種的波斯貓……不過看它模樣,好像就是只普通田園貓誒,萬一它不喜歡波斯貓怎么辦……”

        “表姐,表姐,你知道哪里有純種的田園貓嗎?最好是黑Se的!”

        “還有,表姐,你說會魔法的貓的后代,是不是也會魔法?萬一生出一窩不會魔法的小貓怎么辦!”

        蔣玉默默站直身子,面無表情的看向小女巫。

        直盯的小女巫閉上嘴巴,蔣玉才緩緩說道:“魔法動物的后代并不會一定傳承它們的魔法能力。只是相對來說,更有靈Xing一些……你與其關心那只貓,不如關心一下李能。我覺得它需要在水里好好洗一下。”

        說著,女巫嚴厲的掃了一眼李萌手中提溜的Mao絨熊,目光落在熊臉上一塊黑乎乎的印記上,隨即補充道:“再找管家調制一份消毒藥水,好好把它泡一個晚上!”

        Mao絨熊嗚咽了一聲,沒敢吱聲。

        因為之前那件事,Mao絨熊在林子里滾了一身泥漿,雖然干結后那些大塊的泥土已經剝落,但與平日相比,這只Mao絨熊仍舊顯得臟兮兮的那種絕對不允許進宿舍的臟。

        “但是,你前段時間不是說有只大黑貓救了你嗎?”李萌撅起嘴,一把將Mao絨熊藏在身后,鍥而不舍的提及前一個話題,似乎對自家表姐的無動于衷有些不解:“我以為你一直想找到它報恩呢……”

        “報恩?”蔣玉以手扶額,一副被小女巫打敗的模樣:“怎么報恩?要不要以身相許,嫁給那只大黑貓?……告訴你多少次了,少看那些神鬼志異小說,有這份閑心,快去把你這周的生活筆記寫完!明天又要收周記了,告訴你,這次我絕對不會幫你拖延時間了!”

        “知道啦!我現在就去寫!!”小女巫鼻子一皺,拖著長長的聲調答應著,滿臉不情愿,同時又小聲嘀咕道:“說不過就威脅別人,太不講究了!……別人幫了你總要說聲謝謝吧!”

        “嗯?!”蔣玉低著頭,目光嚴厲的看向小女巫,鼻子里發出重重的哼聲。

        “去去去,我現在就去!”小女巫敷衍的回答著,同時一把揪住Mao絨熊的耳朵,怏怏不樂的向圖書館走去。

        Mao絨熊耷拉著腦袋,任憑自己的圓耳朵被小女巫拽成了尖耳朵,毫無平日掙扎的活力。也許它已經在為今晚跑消毒劑的噩夢提前在做心理準備了。

        “先回宿舍,把自己收拾的干凈一點!”蔣玉在她身后喊道:“我要去辦公樓報備一些材料,晚一點直接去圖書館找你……老位置,菲菲幫我們占著位置呢。”

        “曉得了,曉得了!”李萌沒有回頭,只是抬起小胳膊,有氣無力的晃了兩下,然后腳下拐了個彎,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她的身后,Mao絨熊仿佛一個鐘擺一樣,晃來晃去,順風飄搖。

        看著小女巫遠去的身影,蔣玉終于收斂了之前若無其事的表情,轉頭看向湖畔那片小樹林,咬了咬嘴唇。

        雖然在表妹面前顯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但她心底卻沒有這么平靜。事實上,那天晚上被大黑貓救過之后,她不止一次晚上來到湖畔,希望能再看到那只大黑貓的身影,向它表達自己的謝意為此,她還準備了一大包噴香的特質牛排作為見面禮。

        但徘徊多日,卻始終未能如愿。也許是不想引起騷亂,也許只是單純離開了,總之,這段時間以來,蔣玉再也沒有見過那只大黑貓。

        有時候,她甚至懷疑,那只黑貓是不是學校某個實驗室里的試驗品,只是因故溜了出來。因而她還拜托家里的長輩向學校提出交涉,希望能夠通過合適的方式回報一下那只大黑貓。

        但經過學校多番排查,最終否認了這種可能Xing。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