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尊重
        再入水潭,這次換蘇紫來保卻良玉平安,天罡石出,在兩人身遭攏起一層罡氣金焰,蘇紫拉緊卻良玉的手臂,兩人一道往潭水深處沉去。(手機閱讀)

        一入水,本就微弱的光線立刻被完全阻隔,一片黑暗之中,只余她手中這一點淡淡的金Se,即使她已竭力抵抗四周的水流與寒意,但潭水依舊在緩緩侵入她的火焰,片刻之后,便沒過了他們兩人。

        透過水中模糊的火光,蘇紫注視著卻良玉的眉眼,他閉著雙目,斂去那一身刺人的傲氣之后,此時安靜的他美如月光下的少女。周身越來越冷,卻不能讓她的頭腦也跟著冷靜下來,之前被打斷的話題,或許她自己也還沒想清楚答案,只是,兩個人互相喜歡,就能在一起嗎?

        她是魔修眼中的開天血,他被迫成為暗王傳承,他們各自有著極度艱難卻又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如果湊在一起,究竟是能互相分擔,還是會變成加倍沉重的枷鎖?

        她忽然愣住。

        互相喜歡……?

        就在她驟然意識到這一點時,火光那端的人也似有所感,睜開了眼。

        “再堅持一會。”蘇紫即刻收斂心神,他們已經下沉了許久,但她依舊沒有感覺到出口的接近,為免卻良玉支撐不住,她又將他拉近了些。

        然而蘇紫沒想到的是,那張姣好的面若卻繼續的靠近,帶著一絲不屬于潭水的微涼,吻了她。

        兩人的距離太近了,天罡石被貼近心臟的位置,讓蘇紫一時分不清灼熱的究竟是這塊石頭,還是她的心。

        推開他的時候,她的聲音終于帶上了一絲不知緣由的慍怒,“卻少難道自己不會內息循環嗎?還要我來渡氣?”

        卻良玉的目光卻很認真,他只問了一個問題,“既然也喜歡我,為何要拒絕?”

        “你說過了什么,我又拒絕了什么?”

        “你要我說清楚嗎?”

        “卻良玉。”蘇紫終于嘆了口氣,“那你回答我,將這一對指環交給你的父母明明還相愛,他們又為何要分開?”

        這一個問題猶如一記重拳,他被Yin氣侵蝕而蒼白的臉上忽的浮起一抹CHAO紅,聲音中升起一絲怒氣,“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時間。”長生如此,滄海桑田,問心憑意,當時的所有美好,也抵不過后世變換,終究變成互不相擾的分道揚鑣,各自安好。

        蘇紫自認為她沒有卻良玉母親那樣的瀟灑決絕,她會不舍得,所以她不敢。

        良久的沉默,久到蘇紫已感覺到出口的存在,卻良玉才再次開了口。

        “……好,我尊重你。”

        “謝謝你。”蘇紫說著,褪下了問心,“這一次,必須要還給你了。”

        “我贈出手的東西,從不收回。”卻良玉語調疏冷,“也請你尊重我。”

        “……好。”在身后出口的光亮擴散的越來越大時,蘇紫問了最后一個問題,“你我還算朋友嗎?”

        “呵,”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她只聽到一句誅心之語,“你既不相信時間,難道還指望所謂的友誼就能維系到海枯石爛嗎?”

        在神都侯府遺址中被困兩天兩夜后,他們終于重見天日,她與卻良玉很有默契的沒有再繼續之前的話題,有了管商那一記預防針,蘇紫從水中躍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觀察周圍的環境。

        他們依舊是從一片湖水中出來的,而這一片湖泊周邊則是廣袤的開闊之地,不必動用神識,也能一眼望到極遠的的距離,所以他們兩人立刻就看到了這片平原之上,唯一隆起的那一處景觀,以及從那方向隨風飄來的酒氣與血腥氣。

        “……尸山?”蘇紫即刻戒備的握緊了墨凰,踏步擋在了卻良玉身前,因為這數量驚人的尸山之上,居然還坐著一個正在喝酒的人。

        四周不見管商的蹤影,蘇紫心下微沉,難不成……

        而就在這一瞬,尸山之上的人影放下了手中的酒葫蘆,手中劍指一起,一道渾然劍風,驟然向兩人劈來!

        好快!

        那人與湖邊的距離至少在百米之上,這一劍卻如在眼前!蘇紫閃身而避,焰起成墻,將卻良玉護在身后,隨即尋一個空隙,向那人回敬一擊!

        火凰破空,一聲長鳴,向尸山之上直沖而去!

        蘇紫這一招沒有半分花哨,也未敢留力太多,眼前這人不知來歷,不知目的,不知深淺,她必須小心謹慎。然而對方的應對卻依舊超乎她的所有預想,天罡金焰臨身,那人卻只是將手中酒葫蘆輕輕一拋,一道酒簾就這么噴灑而出,攔在火凰之前。

        金焰火一著酒氣,瞬間爆裂,竟將那座尸山點燃!而在一片煙飛塵揚之中,劍氣再次逼近眼前,而這次更是不同,藏身于劍氣之后的,是人!

        蘇紫再退,橫劍欲接對手第二招,然而蘇紫只覺掌下一空,靈力猶如無處可泄,輕易便被對方四兩撥千斤的引開,恰好將卻良玉斜地里來救的一劍格開!卻良玉此時雖無靈力,但劍技眼界仍是非凡,被如此輕描淡寫的化解兩人招式,蘇紫與卻良玉一時皆是錯愕,就在蘇紫準備再出殺手锏時,卻感覺來人一只手輕輕按在了她的頭頂,撥開了額發。

        “蓮花印記,你就是蘇紫了。”

        “閣下何人?”雖說在此人身上察覺不到殺氣,但蘇紫依舊不敢大意,她再退一步脫開他的掌控,目光落在了這人的臉上。

        此人中年模樣,即使滿面塵霜,卻不掩眉目間那幾分狂放之意。他一身落拓,衣衫單薄,背后被一柄寬刃鐵劍,僅是目測,蘇紫便知這東西的價值頂天算是中品凡器,然而方才那兩招試探……他卻連這樣的劍也未出。

        “曹岳陽。”他痛快的通名報姓,就著不知何時回到他手中的酒葫蘆又飲了口酒,“你不識得我也罷,但你師父識得。”

        “我師父?”蘇紫的確沒有聽聞過他的名號,聽他突然提起九楓君,心中更生防備。

        “景霜與,現在是叫……九楓,對吧?”曹岳陽接著拋出一個重磅炸彈,“原先,他要叫我一聲師伯公。”

        “啊??”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