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1156章 神秘學
        其實,張子安已經多少猜到了這些人的身份。()

        在這個世界看似平靜的表象之下,潛藏思想各異的人群,比如說神秘主義者和不可知論者。這樣的人在西方國家特別多,東方國家也有,但比較少,可能是因為西方國家富裕而且社會福利好,讓這些人有閑暇去思考那些有的沒的。

        他們在平時生活中只是普通人,可能是你風度翩翩的大學教授,也可能是你老實木訥的對門鄰居,但他們私下里既否定科學也否定宗教,卻對冥想、占卜、星座、古老的傳說、神秘學等事物擁有異常旺盛的好奇心,并且經常會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廢寢忘食地研究這些東西,并且將學到的東西付諸實踐。

        也許他們平時很好打交道,但私下里他們會以憐憫而嘲弄的目光看待世人,覺得世人愚昧無知渾渾噩噩,而自己是舉世皆醉我獨醒,可以說是資深版的中二病。

        人類是集Ti動物,這些人也渴望交流,與同伴共享自己的研究成果——這在現實中很困難,神秘主義者和不可知論者的總人數不少,但平均分布下來就很稀少了。

        以前他們只能通過書信交流,而現代互聯網給了他們更加便利的交流方式,也讓他們可以更加有效地組織起來,甚至形成跨國界的團Ti。

        顯然,張子安在大金字塔里見到的這些人,就是一群神秘主義者。

        張子安沒打算跟這些人講道理,因為跟這些人是講不通道理的,他們自己有深入骨髓的固有認知,看不起宗教也看不起科學,講道理最后只會演化為爭吵。

        跟他講話的那人見他神情微動,以為他被自己的言辭所動,笑道:“所以你感受到了嗎——來自宇宙的純凈能量?”

        其實張子安只是出于好奇進來看看,順便想找個地方安置貓神雕像,不過他覺得實話實說太無趣了,便順坡下驢,突然瞪大眼睛,裝出一副很驚悚的表情,低頭盯著自己的雙手,仿佛掌心里有什么東西,驚呼道:“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天哪!不可思議!如此強大而純凈的能量……”

        他抬頭盯著通風道,如沐春風般張開雙臂,陶醉地瞇起眼睛。

        “強大而純凈的宇宙能量從天而降,滲入我的Ti內,伴隨著我的血Ye流淌全身,洗滌我的骨骼,增強我的內臟……簡直像重獲新生一樣!”

        他把眼睛睜開一條細縫,偷偷觀察這些人的反應。

        他擔心自己剛才的表演有些過火,畢竟他又不是飛瑪斯那樣的影帝,估計會讓這些人覺得受到了嘲弄。

        然而,這些神秘主義者的想法不能用常理揣測,他們似乎對他的即興演出信以為真,紛紛流露出驚喜與興奮,嘩嘩地竟然鼓起掌來。

        “太好了!”

        說中文的那人激動地向張子安伸出手,“從你剛進來的那一刻,我就感覺你與眾不同,你的Ti內深處原本就充斥著來自宇宙的純凈能量,所以你才可以這么快就與遙遠的宇宙能量遙相呼應,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張子安呆住了,機械般跟對方握了握手,尼瑪隨口吹個牛逼居然有人信?

        這年頭傻子太多,騙子不夠用了啊!

        另外,天人合一是什么鬼?

        有常識的普通人見到這些神秘主義者的集會,通常情況下是敬而遠之,避之惟恐不及,不想跟這些人扯上關系,就像之前撞到張子安然后匆匆離去的那名西方女士,這才是正常的反應。

        張子安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居然令這些人認為他天賦異秉,判斷他Ti內有什么來自宇宙的純凈能量……

        天知道,他Ti內只有騷動且無處發泄的荷爾蒙!

        握手之后,那人指著其他人介紹道:“我叫皮特·李,忝為宇宙信息學會的大中華區理事,你可以叫我李皮特,這些都是我們學會的成員。”

        你確實特別皮——張子安險些脫口而出,不過還是生生憋住,學他的樣子說道:“我叫杰夫·張,你也可以叫我張杰夫。”

        如果不是滿口中二言論的話,誰也看不出李皮特居然是個死心塌地的神秘主義者。他人到中年有些發福,不過衣著考究,手指上戴著碩大的金戒指,手腕上還戴著勞力士,說話也不粗俗,看得出來應該比較有錢。

        事實上,喜歡神秘學的人群主要是兩種,一是中學生和大學生,二是中上階層,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閑暇時間充裕,不用為錢發愁。若是普通人,整天為生活而奔波勞碌累死累活,忙著養家糊口,誰會閑得蛋疼去研究這個。

        很多熱衷于神秘學的中學生和大學生踏入社會之后,在工作和生活的壓力下也會慢慢將神秘學淡忘,所以神秘主義者的主力軍還是這些中上階層的有錢人。

        張子安掃視一眼,這些人雖然年紀不盡相同,但基本都是三十歲以上,衣著打扮和氣質都不像是窮人。

        他們也微笑著向他揮手致意。

        李皮特很直接地問道:“所以,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學會呢?”

        張子安對加入這種莫名其妙的學會完全沒興趣,也不知道在這種學會里能學到什么,估計是學到滿腦子的占星術,每天夜里跑到野外仰望星空。

        “這個……”他斟酌措辭,想找個借口推辭。

        李皮特又殷勤地勸說道:“張杰夫,你天賦異秉,擁有罕見的敏感Ti質,不加入我們學會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們學會定期組織活動,以前已經去過瑪雅金字塔、英國巨石陣、復活島摩艾石像、哥斯達黎加巨型石球、秘魯的納斯卡荒原和薩克塞曼華堡壘、中國的龍游石窟等地感受來自宇宙的純凈能量,但沒有任何一處的能量有大金字塔內部這般純凈而濃郁!只要加入我們,你也可以跟我們一起踏上追尋宇宙能量的旅程!”

        “我想知道的是……宇宙能量到底是什么,值得你們四處追尋?”張子安問道。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